易到三创始人“正式”辞职 称早已淡出

2017-04-21 中华网投资

乐视与易到创始人周航开撕的第三天,4月20日晚,易到用车三个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发布联合声明,宣布自20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联合声明称,尽管我们早已离开,但我们依旧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易到,继续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同日,易到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目前易到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并称“捏造和散布不实言论,并密集推送,煽动平台司乘用户负面情绪,是导致部分司机集中到易到总部要求现场提现的主要原因”。

乐视强势派驻,三创始人早已陆续淡出

2015年10月以来,乐视启动了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乐视汽车获得易到用车70%的股权,易到的董事会也进行了相应的改组。乐视相继派出何毅出任董事长、彭钢出任易到总裁,并在2016年6月完成了对易到及相关公司法人的变更。

4月20日晚,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发表声明称,去年6月之后,由于乐视强势派驻了以彭钢为首的管理团队,作为易到创始团队的我们三人,均陆续淡出管理层,我们应乐视要求,避免引发外界过度猜测,影响融资,就以名留实走的方式(对外保留职务,保留人事关系并领取象征性薪酬),同时并未高调对外公布。

“我们此举本是为与乐视积极配合,帮助乐视易到平稳过渡,不曾想却造成了一系列不必要的干扰,而我们的个人名誉也因此遭到恶意攻击”,三位创始人写道,为避免对易到的管理现状造成不必要干扰,为后续易到的稳定发展保留清晰的管理架构,三人联合宣布自昨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从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出对乐视挪用易到资金等指控后,创始人与乐视矛盾浮出水面。

易到称“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近期司机提现难,围堵易到、乐视总部,乘客反映叫车难。

易到在声明中称,近期,竞争对手利用部分自媒体对易到发起恶意攻击,连续发布“易到申请破产”、“办公室人去楼空”、“老板跑路”等文章,捏造和散布不实言论,并密集推送,煽动平台司乘用户负面情绪,是导致部分司机集中到易到总部要求现场提现的主要原因。

易到还在声明中表示,目前易到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对于自媒体不实爆料频发,易到已与相关自媒体联系,要求立即删除并停止传播谣言,并已收集证据,向公安网监部门报案。

而对于司机提现问题,易到在声明中称,部分不知情司机上门询问易到是否正常经营和提现,对此易到已启动应急机制,专人全力做好服务。关于易到资金状况,乐视控股和易到已发布联合声明,乐视控股作为易到的大股东会全力支持易到,妥善解决资金问题。

- 相关新闻

易到欠乐视网1.26亿

乐视网于4月19日披露了2016年年报。因巨额关联交易,乐视网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了“非标”意见。

在年报中,审计机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提示投资者关注乐视网当期关联方交易增加、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取决于各关联公司的经营情况。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是乐视网2010年上市以来第一次。

在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的说明中,乐视网董事会表示,乐视致新在2016年度转变了销售模式,导致公司关联方交易增加,期末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达38亿元,这些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取决于各关联公司的经营情况,为此公司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对该部分应收账款为公司提供了担保。

而乐视网年报披露,2016年乐视网总营收仅219.51亿元,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商品产生的收入,就占到了全年营收的58.62%。向关联方销售商品、服务的同时,乐视网还向上述关联方采购商品、服务,采购金额为74.98亿元。

在乐视网的应收账款中,还出现了易到的经营主体公司北京东方车云,乐视网对东方车云有1.26亿元的应收账款。在2016年,乐视网向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销售了6.4亿元的会员、货物,应收账款金额占乐视网对东方车云销售额的近两成。

如今,易到陷入了“资金挪用门”,资金状况堪忧。乐视网对该笔应收账款计提了377.93万元坏账准备。(李春平)

- 相关新闻

乐视体育拖欠足协千万

新京报讯 (记者刘素宏房亮)易到创始人周航与乐视开撕的风波未平,4月20日,乐视体育又被指拖欠女超联赛大约一千万元的冠名和媒体版权费用。足协方面回应称,对方久未支付欠款,不排除将通过法律手段讨要欠款。乐视体育方面对于此事则不予回应。2016年11月,乐视爆发资金链危机,此后乐视体育等生态板块也被波及。业内人士认为,乐视体育背后的隐忧在于看似庞大的版权帝国的营收配比问题。

4月20日,据《足球报》报道,乐视拖欠了女超联赛大约一千万元的冠名和媒体版权费用。这项合作始于两年前,2015年,乐视体育购买女超联赛版权的方式为首年一千万元。2015年3月,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宣布乐视体育中标从2015赛季开始未来5个赛季女超联赛的冠名赞助、商业开发及信号制作权益。在业内看来,虽然这个数目与中超联赛的版权相比差距甚远,但对于乏人问津的女超联赛来说,已经创造了新高。如今,这场两年前的合作蜜月正随着欠款而走向紧张。

据了解,目前双方仍在进行沟通。对于拖欠女超联赛费用,足协方面回应称,对方久未支付欠款,不排除将通过法律手段讨要欠款。

针对目前乐视体育与足协欠款情况进展如何、有没有还款计划;目前乐视体育的资金状况如何,与足协的合作会否解除等问题,截至发稿,乐视体育方面未回应。

近期由于资金问题,乐视体育相继失去手中所掌握的多个体育赛事版权。

今年2月28日,亚足联在其官网正式宣布,与乐视体育解除为期四年的转播权合同。随后,乐视体育也发布公告,称接到亚足联通知,双方此前签订的版权合作终止。而就在双方联合通知终止合作之前,2月27日,有外媒报道称,亚足联已终止与乐视体育为期四年的赛事转播合同,原因是乐视体育未能支付最近到期的一笔分期付款——当天,乐视体育并未回复该消息。

此后不到一周,乐视体育又失中超版权。

一位体育行业资深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乐视来说,即使终止合作在经济上不会有太大损失,本来女足也不是大生意,但引发了信任危机,“主要还是女足带不来生意,乐视有太多带不来生意的版权,这个比较要命。庞大版权帝国营收不配比,这种商业模式迟早会出问题”,上述人士分析称。

- 焦点

乐视体育:曾经的“土豪”

根据乐视体育2016年11月9日公布的数据,中超、亚冠、12强赛、英超、CBA是该公司的五大核心IP。而根据乐视体育官网,该公司版权项目横跨了足球、篮球、网球、赛车、高尔夫等22个大项。

“乐视体育用两年时间成为了绝对的行业老大,无论是用户数、收入规模还是价值创造上,都是行业遥遥领先的,而且体育对整个生态的反哺作用是非常大的。”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表示。

但“两年时间成为绝对行业老大”的代价也不小。

此前,乐视体育一直以“土豪”的形象出现。2015年10月,乐视体育以1.1亿美元击败体奥动力,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2016年2月,乐视体育又以27亿元天价获得中超联赛2016年和2017年新媒体独家转播权。

不过高昂的版权费用与尚不清晰的盈利模式则导致了一些业务日后的亏损与放弃,如中超。

早在2016年10月上海网球大师赛,因为版权支付的问题,ATP方面称将中止对乐视体育传送ATP系列的转播信号。此外,去年其与北京国安的合作也宣告破裂。

与之对应的是,付费会员曾被乐视体育寄予厚望,但是表现不如预期。乐视体育会员自推出以来,总会员数突破300万,但会员增长方式主要是买会员送电视、送手机,真正会员收费其实入账并不多,这些收入需要与其他兄弟公司分成。

乐视体育资金链吃紧同时,记者发现,乐视体育的股东也正在“用脚投票”选择离开。

截至2017年4月20日,乐视体育工商资料显示,普思投资持股3.96%,云峰基金持股3.13%,二者分别减持了一半和三成股权,万达集团则清仓出户,退出了乐视体育股东名单。(罗亦丹)

乐视2017大事记

2月28日,亚足联在其官网正式宣布,与乐视体育解除为期四年的转播权合同。乐视体育失去中超版权。

3月2日,新浪科技报道,乐视体育拖欠实习生及正式员工出差报销费用。

4月11日,乐视收购Vizio告吹。

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曝光乐视挪用13亿,乐视回应称是“现代版农夫与蛇”。

4月19日晚,乐视网公布2016年年报,净利润从预增33.6%到下滑3.19%。

4月20日,乐视体育又被指拖欠女超联赛大约一千万元的冠名和媒体版权费用。足协方面回应称,对方久未支付欠款,不排除将通过法律手段讨要欠款。

4月20日,易到用车三个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汤鹏昨日发布联合声明,宣布自20日起正式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

打印 推荐 编辑:李观金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