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逆流而行

2017-08-11 中华网投资

《巴黎协定》是继《京都议定书》后,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第二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美国总统特朗普1日宣布,美国将退出这一协定,招致国际社会强烈反弹。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宣布退出这一协定,将直接削弱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力度,增加今后世界拥抱绿色经济的不确定性。不过,从目前各方积极而坚定的表态看,美国这一决定难以逆转《巴黎协定》的未来进程。

美国气候政策变脸

有分析指出,特朗普本次退出《巴黎协定》可以实现众多政治目标,比如,进一步完成所谓“去奥巴马化”的目标,回馈代表能源产业利益的某些共和党“票仓”,通过放松煤炭业、矿业等传统能源产业实现更多就业,进而兑现所谓“美国优先”的竞选承诺。

2015年12月,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一致同意通过《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做出安排。按照《巴黎协定》,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而努力。全球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根据《巴黎协定》,美国承诺到2025年较2005年减少26%到28%的温室气体排放。

特朗普1日在白宫玫瑰园说,《巴黎协定》给美国带来了严苛的财政及经济负担,美国从即日起停止落实这份“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特朗普表示,美国将开始协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另商“对美国、美国企业、美国工人、美国人民及其纳税人公平的新协定。”在宣布将决定是否退出《巴黎协定》时,特朗普又一次提出了自己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

特朗普当日这番表态,是其上台以来美国再一次从全球及多边事务中主动出局,意味着美国将加入叙利亚、尼加拉瓜的行列,成为仅有的少数《巴黎协定》非参与国,还意味着美国将停止落实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停止向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提供资金。此前奥巴马政府承诺提供30亿美元资金,已落实10亿美元。

据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做出决定前,曾与美国环境保护局局长普鲁伊特举行会谈,其中就涉及《巴黎协定》相关内容。普鲁伊特对气候变化一直持怀疑态度,他与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芬·班农、白宫法律顾问唐纳德·麦克加恩等人都是坚定的“退出派”。

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他曾表示气候变化是场“骗局”,并在竞选中承诺退出《巴黎协定》。在担任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提出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就提议停止向一些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项目拨款,并大幅削减美国环保局的预算。特朗普政府官员曾在发布预算报告时表示,气候行动是“浪费钱”,“不会在这方面再花钱”。此外,在机构设置上,特朗普2018年度预算将环保署预算大砍31.4%,超过3200个工作岗位将被削减。气候变化科学基础研究经费也大幅缩水,美国宇航局的四项气候变化研究项目被取消,经费规模达1亿美元。

3月28日,在20多名煤矿工人和一些政府官员的见证下,特朗普签署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要求美国环保局评估修改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制定的旨在减少发电厂碳排放的《清洁电力计划》,改而拥抱以煤炭为代表的“旧”能源。这标志着美国政府能源气候政策正式逆转。

据报道,《巴黎协定》中对“退出”有相关规定,签署国只能在正式加入后三年才能申请退出,一年之后退出才能生效。换句话说,尽管特朗普现在选择对巴黎协议说“不”,美国最终退出的日子也要等到2020年11月,而特朗普的第一个总统任期到2021年1月结束。此外,一个国家也可以选择退出1992年的《联国气候保护框架公约》,并以此方式退出巴黎协议,因为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制定的。与《巴黎协定》的规定不同,框架条约的签字国随时可以宣布退出,一年之后生效。

社会再度陷入撕裂

从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至今,美国社会一次又一次地陷入被撕裂的困局。在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美国很多地方官员、智库学者、商业精英纷纷表示遗憾与不满。也有媒体报道说,内陆诸州的传统产业工作者们表示,他们并非完全反对环保,只是希望美国能签署一份保护煤炭和石化产业利益的国际协议,不至于威胁到自己的饭碗。

在白宫内部,围绕《巴黎协定》去留问题分为两派。班农是“退出派”的急先锋,另有22名共和党籍国会参议员致信特朗普,也曾呼吁同《巴黎协定》“一刀两断”。他们的观点是,兑现减排目标将有损美国企业收益并对制造业就业岗位构成威胁。而且,留下意味着《巴黎协定》会成为环保团体手中的法律筹码,用以抵制特朗普的环境政策。

美国共和党国会领袖也对特朗普表示支持。路透社援引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话说,“这是对奥巴马政府打压国内能源产业和就业做法的又一记重拳”。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也表示支持特朗普的决定,他认为《巴黎协定》对美国不利,将对美国的中产阶级和低收入群体带来重大冲击。

与班农等人针锋相对的,是以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特朗普女儿兼总统助理伊万卡为代表的“保留派”。在他们看来主张留下的一方相信,退出《巴黎协定》将打击全球对抗气候变化的努力,也有损美国在全球范围的领导力。

美国媒体称,在美国一些内陆城市,特别是老工业区,受访者更加强调环境保护与工作岗位的平衡关系,认为特朗普兑现“美国优先”政策应该着眼于促进就业。但沿海各州的居民对气候变暖问题比较担心,很多受访者反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据报道,美国60多个城市的市长1日发布共同声明表示,他们不欢迎特朗普总统的举动,即使总统决定退出《巴黎协定》,这些城市也会建立或加强与全世界的联系,共同保护地球,预防灾难性的气候变化风险。

匹兹堡曾经是美国著名的钢铁城市,特朗普声称,美国人选择他当总统,是让他“代表匹兹堡的市民,而不是巴黎的市民”。但匹兹堡市长比尔·佩杜托却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反驳说:“作为匹兹堡市长,我向你们保证,为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经济和未来,我们将遵循《巴黎协定》的指导原则。”

以科技、金融、制造为代表的美国商界也一直希望美国能留在《巴黎协定》中。前不久,多家大公司刊登广告敦促美国政府勿退出《巴黎协定》;苹果、杜邦、沃尔玛、谷歌以及壳牌石油等几十家世界500强公司发表公开信,表达类似的请求。作为少数与特朗普政府合作的技术大亨、特斯拉汽车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表示,特朗普退出协定,他将辞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职务。

从全美来看,美国民众似乎日益关注气候变化问题。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之前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50%的美国民众关注气候变化,这是史上最高水平,2016年和2015年这一比例分别为47%和37%。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环境与资源政策中心主任凯利·加拉格尔援引美国耶鲁大学4月一份调查结果说,2/3的美国民众希望参加《巴黎协定》。

协定重启谈判无望

部分白宫幕僚此前曾寻求折中办法,希望就《巴黎协定》条款重启谈判,特朗普在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也提到了类似想法。但法国、德国、意大利三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告知《巴黎协定》“没得重谈”。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在一份声明中说,注意到美方提出的关于重新协商的相关说法,对此,秘书处时刻准备与美国政府就此说法的含义展开对话。但声明强调,《巴黎协定》不会因为单个缔约方的要求而重新协商。秘书处表示,将继续和各方一道努力,加速推进在各个国家和全球层面的气候行动。

德、法、意三国领导人在共同声明中表示,《巴黎协定》开启的进程不可逆转,《巴黎协定》不会重新谈判,“因为它为我们的星球、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经济描绘了一种赖以存续的手段”。三个国家从现在开始,将尽快履行为达成《巴黎协定》目标所承担的气候融资义务。声明还说,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和受气候变化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三国将更加努力地帮助它们实现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目标。法国总统马克龙特别强调,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是不容许犯错的,没有什么备选方案,因为人类没有备用的地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说,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对全世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促进全球安全的努力来说“是一件令人深感失望的事”。声明说,2015年,世界各国达成了《巴黎协定》,因为大家认识到气候变化已经引起极大危害,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将带来巨大机会。《巴黎协定》为所有国家提供了一个有意义且灵活的行动框架。《巴黎协定》中描绘的转型已经开始了。

声明还说,古特雷斯相信,美国的一些城市和州,还有商业界,会同其他国家一起,继续展现远见和领导力,努力实现低碳、适应性强的经济增长,为21世纪的繁荣创造高质量的就业和市场。声明说,美国继续在环境事务上发挥领导作用非常重要。古特雷斯期待与美国政府、美国国内各方以及全球各方共同努力,为子孙后代构建可持续的未来。

气候应对趋势未改

联合国以及全球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组织均认为,特朗普政府这一决定令人深感遗憾和失望。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直接削弱全球应对气候变暖的力度,增加了未来世界拥抱绿色经济的不确定性。但国际社会与绝大多数国家及经济体还将为之努力,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基本趋势不会改变。

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势必会带来负面冲击。联合国属下机构世界气象组织(WMO)估计,美国退出后可能出现的糟糕情况是全球气温在本世纪结束前增加0.3摄氏度。塞舌尔常驻联合国代表让·罗纳德·朱莫说,美国退出气候协定将“给所有人带来麻烦”,各国不得不付出更多努力应对气候变化。

据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约翰·斯特曼教授指出,特朗普政府的退出决定的确有可能会引发“一连串(减排)目标侵蚀事件”。斯特曼说,首先,美国的退出给全球太阳能、风能和其他新兴绿色能源行业的投资带来不确定性;其次,美国削减对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的贡献,其他发达国家也可能效仿美国,降低出资额度,那么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一部分资金将无法落实;第三,这将强化“发达国家不率先减排,发展中国家也不应行动”的思维。

一些经济学家还警告说,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不利于限制气候变化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损失。2015年,斯坦福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100年,气候变化将使全球经济产出减少20%。

不过,国际社会也纷纷发声,表示即便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其他参与国也会遵守承诺,继续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人类事业。截至今年5月30日,《巴黎协定》已得到全球147个缔约方批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82%以上。美国的退出,也不会影响协定生效的门槛。

美国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德苏扎认为,《巴黎协定》具备广泛支持基础,因为气候变化问题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一个挑战。他说,《巴黎协定》代表着气候变化共同行动计划的“前所未有的时刻”,考虑到这个协议由各国自主决定减排目标,且5年评估一次进展,各国在减排问题上具有弹性,“无论有没有美国参与,《巴黎协定》都将继续下去”。

欧盟气候行动与能源委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表示,《巴黎气候协议》将继续推行下去,而欧洲将在气候政策上起带头作用。欧洲将加强现有的伙伴关系,并寻求建立新的联盟,这些盟友既包括世界上最大的那些经济体,也包括最易受到影响的那些岛国。

最近几天,一些国家和国际机构重申遵守和支持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多边协定。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与同到访马德里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发表联合声明,重申支持应对气候变化、支持《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还同意加强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德国总理默克尔誓言,德国与欧洲乃至全世界将比以往更加果断地团结一切力量,来应对气候变化等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合力战胜困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愿与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共同维护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成果。她还表示,《巴黎协定》所倡导的全球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的大趋势与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理念相符,无论其他国家立场如何变化,中国都将继续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立足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求,采取切实措施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认真履行《巴黎协定》。

另据报道,正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出席国际经济论坛的奥地利总理克里斯蒂安·克恩表示,由于美国的失望表现,欧盟眼下应转而寻求与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国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 “对我们而言,对其他所有人而言,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向前迈进、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例如俄罗斯就是一个重要的伙伴。”克恩说。

打印 推荐 编辑:王沅 来源:经济参考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