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红利是未来生产率提高的主要来源

2018-02-07 中华网投资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蔡昉在日前举行的“中国管理学论坛2018——改革开放40年中国管理学发展暨第七届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学术基金奖颁奖仪式”上表示,通过进一步释放制度红利,促使企业自由的进入、退出、生存和死亡,是未来中国经济生产率提高的主要来源。

蔡昉在致辞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40年,中国经济发展创造了奇迹。认识中国经济增长的奇迹,可以有微观和宏观两个视角。从宏观视角看,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的增长主要来源于资本和劳动配置效率的提高,而从微观视角观察,企业作为要素配置的直接主体,其改革和发展则是实现中国经济奇迹的根本动力。过去四十年中国企业的成长和竞争力提升,是中国企业在技术和管理等层面进行积极学习的结果。这个学习过程,既包含了中国企业对发达国家领先企业的经验借鉴和模仿,但同时,由于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的特定性,也充满了中国企业不懈的创造性探索。

“新常态下的经济增长必然是一个创造性破坏的过程,即在传统增长动能变弱的同时,新动能蓄势而发。”蔡昉表示,通过进一步释放制度红利,促使企业自由的进入、退出、生存和死亡,是未来中国经济生产率提高的主要来源。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增长转变的过程,从微观层面说,就是中国企业由“模仿”向“创新”、由“大”向“伟大”转变的过程。

会上,专家们回顾了中国特色企业管理学的发展历程,第一阶段,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中国企业管理学呈现出计划经济下生产导向型管理基本特征,社会主义企业管理学从无到有逐步建立,整体处在“探索奠基”阶段;第二阶段,从1979到1992年,中国企业管理模式开始从计划经济生产型转向市场经济下的生产经营型,学习国外管理学知识的重点从苏联转向美、日、欧等发达国家,中国企业管理学在学科建设、学术研究、教育培训等方面都有了明显的发展,中国管理学研究应用进入全面“恢复转型”阶段;第三阶段,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新时期,这也开启了中国企业管理学“完善提高”发展的新阶段。伴随中国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企业管理学进入了一个“创新发展”的新阶段。

会上还颁发了第七届“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学术基金奖”和第四届“陈佳贵经济管理学术菁英奖学金”,发布了中国首部《中国管理学年鉴》。

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蒋一苇企业改革与发展学术基金、陈佳贵经济管理青年学术基金、经济管理出版社共同主办。(金辉)

打印 推荐 编辑:王沅 来源:经济参考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