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威力显现 社会融资增量腰斩

2018-06-13 中华网投资

比起此前,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的缓步“下台阶”,6月12日,央行发布的5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5月社会融资增量仅为7608亿元,同比少3023亿元,环比更是被“腰斩”。业内人士认为,社融大跌是多种现象的集中反映,包括信用风险持续暴露下市场的谨慎,强监管下非标业务的落寞,以及紧信用政策下企业融资难度的升温等。

社融增量环比减半

作为经济“先行指标”的金融数据,尤其是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和M2增速已经双双滑落至历史低值。6月12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底,M2余额174.31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2.63万亿元,同比增长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2个和11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6.98万亿元,同比增长3.6%。当月净回笼现金1702亿元。

新增信贷方面,5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15万亿元,同比多增405亿元。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32.89万亿元,同比增长12%。

但社会融资增量数据令市场吃了一惊。据初步统计,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608亿元,同比去年少3023亿元,环比4月减少达7997亿元,完全称得上“腰斩”。

“乍一看社融增量数字有点让人大出意外,比市场预期低很多,但是增速并不低,5月社融同比增速仍有10.3%。”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1.3%、11.2%、10.5%和10.5%。

监管威力的显现

何以解释这一现象?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2017年以来,由于防范金融系统风险和防控金融空转的严监管政策出台,M2增速开始“下台阶”,不过考虑到2017年出口、房地产投资均表现良好,社会融资存量增速保持相对韧性。

而“拖”慢社会融资存量增速的,主要是严监管、紧信用等政策组合。鲁政委表示,一方面5月债券融资情况不是很尽如人意,由于年初以来债券违约速度上升比较快,市场情绪变得谨慎,净融资额都在低位徘徊,甚至很多评级为AA+的企业净融资额都在低位徘徊,也就是到期的资金比借到的资金多。股票形势也一般,没有特别好的表现。

“另外就是非标业务,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票据等,作为近一年监管清理的重点,规模萎缩在预期之中。”鲁政委表示。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结合数据指出,从结构上看,表外融资持续萎缩是5月社会融资增量减半的主要原因,当月委托、信托、未贴现承兑合计减少4215亿元,其中委托贷款从年初以来持续负增长,前五个月累计增量-6365亿元;信托贷款从3月以来持续负增长,前5个月累计增量-240亿元;银行未贴现承兑汇票当月新增-1741亿元,今年1-5月累计增量933亿元,也远低于过去五年同期均值。此外,受信用违约冲击和季节性因素影响,当月企业债券融资减少434亿元,为去年7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值;股票融资438亿元,与年初几个月基本持平。

货币政策放松呼声渐起

面对社融增量的低迷,不少业内人士呼吁监管政策有必要作出适度调整。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5月社融数据为宏观经济敲响了警钟,也对当前的监管政策提出挑战,如果社融规模增长继续维持低迷,那么前几个月中国经济所表现出的韧性将难以持续,紧信用环境下,企业融资不足将进一步激发信用违约,继而促使金融机构收紧融资条件,带来恶性循环。

“宽货币”是调整的一招。邓海清表示,“信用紧缩”问题持续发酵,导致的经济“失速风险”或已初见端倪,央行货币政策亟须采取“宽货币”进行合理对冲,且在2018年中国贸易顺差逐渐收窄的情况下,“持续性降准”是对冲外汇占款流动性的占优策略。华泰证券宏观分析师李超也称,降准将会成为最为有效的货币政策操作方式,央行的定向降准已稳定了5月的M2增速。

但鲁政委认为,货币政策未必要全面转向或全面放水,因为市场更多是结构性问题,需要用结构性调整的方法解决。在他看来,社融增量减少,更多是在推进改革防风险过程中产生的临时性现象,需要找到一个适宜方法,既不影响防风险去杠杆的政策思路,又能让问题得到缓解。

打印 推荐 编辑:李观金 来源:北京商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