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人物 >> 正文

美元将长期走弱 中国外汇储备到3万亿是好事

2017-04-17 中华网投资

上周地缘政治事态不断升级,特朗普政府未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多方面因素也在影响汇率市场。据4月16日消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元将短期走强、长期走弱,我国外汇储备到3万亿美元是好事。

 

樊纲阐述了他的理由:现在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也进了SDR,需要的外汇储备可能就更少了。上一轮主要是美元加息的预期导致美元走强,下一波特朗普的财政政策再出来,还会有一波行情;长期来讲,美元就要走弱了,特朗普要降税,要增加开支。美元走势是取决于特朗普花钱速度、减税速度,取决于美联储加息的速度等,这些都是一些变量。

樊纲预测特朗普一定会减税,一定会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因此短期来看,美元还是会走强的,减税和增大基础设施投资,吸引各国到美国去投资,这些都会增加美元的筹码,使美元能够走强。同时会使国际原油、大宗商品也具有走强的趋势,但是不看好黄金和欧元。

此外,3月以来信用风险集中爆发,引发热议,央行多次强调今年货币政策基调为稳健中性。在债务风险频发背景下,货币政策基调是否有可能逆转?樊纲认为,中国如果不出现违约,太不正常了,有如此高的杠杆率就可能出现一些风险。违约的问题很多不是货币政策的问题,过去几年出现很多的产能过剩,杠杆率越高,违约的风险就越大。

美元波动下 继续关注避险资产配置价值

中国证券报:如何解读近期美元下跌走势?

邵宇:美元指数从2017年1月初103.8的高点跌回目前100点左右的位置,对此可从两方面看待。

首先,加息预期或已兑现,各国央行已经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应对加息。早在3月16日,美联储公布其近十一年来第三次加息的货币政策决议之后,美元就开始整体持续走弱。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给全球外汇市场带来的波动,导致诸多非美货币汇率承压,各国央行会做出一些应对措施,比如最为明显的就是中国央行,在外汇管制和稳定人民币汇率方面不遗余力,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暗示了不再加码宽松,欧洲央行甚至开始考虑给退出宽松制定时间表,这就导致非美货币开始反弹,拉低美元汇率。

其次,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美元过强、支持美联储保持低利率的讲话拖累了美元。特朗普新政对于美国的资产价格影响极大,而且很有可能对相关价格影响“矫枉过正”。

此外,目前这种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下,很有可能对美元未来短期的走势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但从中长期来看,在美国经济平稳复苏以及特朗普复兴美国经济政策的共同影响下,美元有望走出目前疲软的态势,呈现一个稳步走强的局面。

中国证券报:美元指数下跌,对大宗商品和股市等资产有何影响?

邵宇:大宗商品价格经过过去一年多的上涨,目前来看短期是在高位;后续更重要的是关注需求层面是否可以支持大宗价格的继续上涨。而从近期全球股市来看,美元指数下跌并未带来明显影响。只要不发生恐慌性的暴跌暴涨,股市更多会受世界政治局势以及经济基本面的影响。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美元未来走势?

邵宇:首先,随着美联储加息进程的不断推进,“缩表”问题也逐渐进入投资者视野。除美国外,4月份开始,欧央行此前每月800亿欧元的QE规模也已经降至600亿。不难看出,随着“价”上的(加息抬升利率)收紧不断推进且愈发明朗化、“量”上的变化(削减购买规模、甚至缩表)也或将逐步到来。因此从货币政策上判断,预计美元未来还是一个稳步走强的局面。

其次,美国经济还是在一个稳步健康回暖的通道中。虽然3月份的新增非农就业不及预期。但是其他数据却并不算差,特别是3月份的失业率降至4.5%,显著好于预期和2月份的4.7%,为危机前2007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外,其他数据也基本符合预期,薪资水平上,3月工资同比和环比增速为2.7%和0.2%,均符合预期,但同比增速略低于2月份的2.8%。因此判断美国经济在2017年应该还是一个健康复苏的局面,这对它的整体汇率有一个明显的基本面支撑。

中国证券报:美元走势将对人民币汇率带来怎样的影响?

邵宇:第一,特朗普放弃中国“汇率操纵国”标签,习特会上中美也已经达成了一些贸易及汇率方面的共识,中国方面也会努力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并且在贸易方面做出一定的让步以及进一步的合作意向。因此,从双方贸易及汇率市场的协调来看,人民币汇率短期不可能出现大幅度的贬值。

第二,基于上述对今年美元稳步走强趋势的判断,预计人民币未来的走势会受到美元比较明显的影响。当然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与之前相比,人民币汇率整体相对受制于美元的局面会出现明显改善,也就是说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不确定性因素在增加。

第三,随着国内货币政策中性收紧的趋势,以及对于金融去杠杆进程的加快,事实上国内流动性整体环境对于人民币汇率的企稳会起到正面作用,整体维持人民币6.8-7.2区间的判断。

中国证券报:美元波动下,二季度大类资产的机会在哪?

邵宇:4月全球大类资产配置机会来看,“特朗普新政”依旧将是短期市场比较关注的关键点,因此全球大类资产价格表现将更有赖于“基本面”与“政策面”的实际推进过程,整体上我们继续维持权益标配、大宗低配观点。

国内来看,二季度市场面临的核心风险是金融市场的流动性风险。结构性的流动性风险依然存在,部分金融机构面临去杠杆的压力,部分企业违约风险浮出水面,使得市场仍然需要面对短期流动性风险的冲击。在当前房地产限购限贷政策的制约下,居民融资需求的回落将是必然趋势,因此货币资产配置价值依旧较高。而随着全球政治局势紧张情绪的蔓延,大宗方面,黄金或会延续强势势头,可以继续关注避险资产的配置价值。

打印 推荐 编辑:张晓萍 来源:北京商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