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人物 >> 正文

大起大落也挡不住的造车梦

2017-07-12 中华网投资

深圳与南京,黄宏生不时在两座城市之间奔走,身份在创维集团创始人和南京金龙董事长之间自如切换。很快,他常去的城市将新添上广州。

 

“老广州,又回来了!”黄宏生近日在广州激情洋溢地说。刚恢复高考的1977年,他幸运地考上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意气风发地站在学校门口留影。与当年相比,同是白衬衫,类似的短发,身材也没有走样,只不过,跌宕起伏的人生遭遇和岁月流转还是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我与李东生曾是情敌。”黄宏生风趣地爆出大学时期的“猛料”,其实是理工科女生少的缘故。“在球场上,我们有时会打打球,到市场上,也打得你死我活,亦敌亦友。”黄宏生如此定义他与李东生的关系。

黄宏生与TCL创始人李东生以及康佳前总裁陈伟荣是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的同班同学。“华南理工三剑客”毕业后,于彩电业挥斥方遒,脱颖而出成为“家电大咖”。然而,进入二十世纪,家电产业风云突变,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黄宏生,年逾五十却选择二次创业,大胆闯入造车领域。

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他,还走在创业的路上,苦不堪言,却又乐此不疲,继续拓展新能源汽车版图。

押注新能源车

各路豪杰正不断涌入新能源汽车江湖。当前众多资本和造车新势力来势汹汹,不乏家电大腕的身影。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为了新能源车奋不顾身,遭遇股东反对却越战越勇,携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押上全部身家勇闯珠海银隆,并于今年初对银隆的持股上升到17.46%,一跃成为银隆的“二当家”。

比起众多传统家电企业同行,黄宏生已先行一步谋求转型。1956年出生于海南临高的他,总是能精准地抓住时代的节拍,清晰地判断未来,即使是在人生最低谷时也不例外。

1982年,他进入电子工业部直属的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从普通的助理工程师一路晋升至副总经理。为赶上中国第一波创业热潮,于1988年4月辞职下海,随后在深圳创建创维公司,追逐超越索尼的梦想。世事难料,爱冒险的他,2006年因涉嫌挪用资金入狱,2009年7月4日获保释低调出狱后,没有返回一手缔造的创维彩电帝国重新掌舵,而是以 “门外汉”身份开始造车。

2010年4月,黄宏生及他的妻子林卫平抛售创维1亿股股份,合共套现9亿港元,随后成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2011年,创源天地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与厦门金龙和南京东宇汽车集团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共同出资重组南京金龙,注册资本为5亿元,黄宏生出任南京金龙董事长。

此时新能源汽车产业星星之火尚未燎原,凭着商业敏锐度,他看到“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鼓励发展新能源车,汽车产业将会发生革命性变化”这一趋势,大胆切换频道。

早年间的黄宏生、李东生、陈伟荣

就在2010年,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在深圳接待了前来造访的巴菲特。然而,即便得到股神的力挺,王传福接下来几年在新能源汽车道路上还是颇为坎坷。从2012年至2014年,比亚迪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即便是2014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由2009年的48辆上升2万辆,依然深陷亏损的泥沼,亏损高达6.77亿元。

对于黄宏生而言,这更是谈何容易。隔行如隔山,他在南京金龙经历了艰苦的挣扎与磨合期。成立于2000年的南京金龙,命运多舛。2005年,厦门金龙和南京东宇汽车集团对南京金龙重组,分别占60%和40%股份。然而,中国客车市场长期被厦门金龙、厦门金旅(又称“小金龙”)和苏州金龙牢牢占据第一梯队,这“三条龙”强势挡道,体量太小加上连年亏损的南京金龙,在客车市场突围时举步维艰,二度重组后突围重担交到了黄宏生手上。

作为家电业枭雄的他,接手南京金龙后,快速将在彩电制造业的拼劲带入。2011年,南京金龙汽车工程研究院成立,南京溧水大巴生产线开工以及南京金龙获海外出口资质,次年南京金龙顺利通过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查,大动作频频。

然而,跨界的鸿沟非一日一载可填满,他在家电业穿梭自如,到客车行业却一下被呛了好几口水。毕竟客车的经营管理模式与家电的有所不同,例如,家电是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客车是定制,他在接手南京金龙的初期,公司想设计一个时尚的客车,结果付了好几千万的设计费,却以失败而告终。在家电行业被视为“大神”级的黄宏生,也不得不为跨界付出学费。从2011年到2013年,南京金龙连续亏损,据称每年的亏损额度达到4000万元以上。嘈杂的声音随之出现,不乏质疑声。然黄宏生未曾动摇。

2014年,在国家及地方新能源车政策的润泽下,以及中国青奥会运动员指定用车带来的契机,南京金龙终于扭亏为盈,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倍达16亿元,以1890辆跃居中国纯电动客车产量第二,排在第一的是比亚迪。2015年,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产量达到8796辆再次蝉联亚军,仅次于宇通客车,比亚迪排第五。2016年,全国纯电动客车的产销冠军依然是宇通客车,比亚迪以14903辆夺走亚军的位置,中通客车以11747辆位居第三,南京金龙以7921辆跌至第四名,受董明珠青睐的珠海银隆则以6047辆紧随其后。

新老“司机”之战

风起云涌,各方资本和厂家角力新能源市场,作为纯电动客车“新司机”,黄宏生面临着政策调整以及竞争加剧的压力。面对2016年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的销量不增反降,黄宏生加快内部调整,发起新一轮攻势。

不可避免,黄宏生与王传福在商用车、乘用车、电池等新能源车领域将全线开战。近年来,两人在纯电动客车上已有过多回交手。其中,在南京金龙大本营的南京,比亚迪于2013年11月与南京市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联手南京公交集团投资30亿元在溧水经济开发区上马新能源客车项目。在协议签署之前,比亚迪与南京金龙争夺南京市采购纯电动公交车订单中已先胜一局,南京金龙纯电动公交车仅为250辆,而比亚迪K9则为650辆。去年,战火蔓延到比亚迪的大本营深圳,深圳巴士集团 3573 辆新能源客车采购订单里,比亚迪中标2606辆,而另外967辆订单被深圳创源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瓜分走,这家企业正是黄宏生创建的深圳开沃旗下的。

 

同样是辞职创业,同样是从事制造业,同样是充满激情的传奇商业人物,黄宏生与王传福身上有很多相似点。不过,比黄宏生小十岁的王传福,却是新能源汽车的“老司机”。王传福1995年辞职创建比亚迪,2005年开启绿色梦想,2015~2016年带领比亚迪连续两年拿下全球新能源车的销量冠军。

黄宏生风雨兼程不停奔跑,但与“驾龄”更长的王传福相比,在新能源车板块实力尚存在一定差距。2016年,比亚迪营业收入首次突破千亿,达到1034.7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50.5亿元,其中,汽车及相关产品业务在2016年的收入约570亿元。而2016年,南京金龙销售收入仅55亿元。

另辟蹊径,黄宏生欲把南京金龙旗下的开沃汽车做成世界新能源商用车的特斯拉 ,以核心的控制技术和整车技术,对国内外最优质的产业资源进行开放和整合。目前,南京金龙加速丰富产品,商用车已涵盖3.6~12米全系列电动产品,进军公交、旅游、物流等领域,不过,仅靠南京金龙新能源客车不足以撑起黄宏生在新能源汽车界称雄的野心,他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比起新能源商用车,新能源乘用车的蛋糕更令人垂涎。比亚迪去年10万辆新能源汽车销量中,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近8.6万辆。2016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50.7万辆,其中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33.6万辆,新能源商用车销售17.1万辆。许多造车新势力都是直接进攻新能源乘用车,包括如今危机重重的乐视。

追求速度与激情的同时,黄宏生又保留着从简到繁、循序渐进的习惯。新能源乘用车多方面要求比新能源商用车更精细,爱冒险的他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有策略地控制风险。 “不同于个别将PPT做得很漂亮的造车新势力,我们一直稳扎稳打。”黄宏生如是说。积累了几年造车经验,他现在才开始迈出商乘并举的步伐。在黄宏生看来,乘用车是汽车的最高境界,先攻小山坡,再攻主峰。

除了丰富产品,黄宏生不断外拓新能源车的“疆土”,武汉开沃与深圳开沃于2016年相继投建。其中,武汉开沃计划总投资51亿元,项目建成后将实现1万辆整车和5000套核心零部件规模。深圳开沃位于深圳坪山新区,该项目总投资80亿元,项目建成后将具备年产1万辆大中型客车、2万辆轻型商用车的生产能力,预计2017年7月份进入试生产阶段。值得注意的是,坪山恰是比亚迪总部所在的区域。而在比亚迪与广汽合资兴建新能源客车生产基地的广州,黄宏生将投资30亿兴建创源动力电池PACK基地,总体建设目标为年产10GWh。虽然在广州不直接生产新能源客车,但将为深圳等基地提供动力电池研发与生产,进一步完善产业链和提升竞争力。

不过,较量归较量,在黄宏生眼中,王传福是“跨界英雄”,是值得敬重的竞争对手。黄宏生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南京金龙与比亚迪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非常注重创新,都是跨界进入新能源车领域,但时间节点不一样,比亚迪先走一步,通过纵向整合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而南京金龙通过横向整合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各有所长,求同存异。

为了抢占在全国乃至全球更多的新能源市场,黄宏生正有意识地撕掉南京的地域“标签”,于今年成立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下称“开沃汽车”)并出任董事长。根据战略发展规划,南京金龙、深圳开沃、武汉开沃、广州创源动力以及中央研究院皆归属于开沃汽车,除了控股南京金龙85%之外,其他几家子公司皆由开沃汽车100%控股。

开沃汽车、南京金龙副总裁金晓辉敬佩老板黄宏生运筹帷幄的能力,他认为开沃汽车与比亚迪一样会成为新能源领域耀眼的星星。

 

千亿梦想

靠个人影响力,黄宏生先后从传统车企挖来不少高手。南京金龙的三位副总裁樊文堂、董钊志以及金晓辉分别是北汽福田集团原副总裁、九龙汽车原院长以及上汽集团客车平台原商务副总经理,开沃汽车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张蒙阳则是美国克莱斯勒原设计总监。

无论在创维还是在南京金龙,黄宏生向来惜才,曾于多个场合都强调人才的重要性。在他看来,爱人如己,创业不是一个人的历程,而是带领团队开拓事业新版图的历程。

爱才之外,他自己本身也爱吸收知识。为了学习,他还曾把铺盖从深圳的别墅搬到工厂,与工人同吃同睡,每天早上6点半就开始一天的忙碌工作,上午去研发中心请教,下午到市场聆听客户的投诉与批评,这样艰苦奋斗的日子维持了多年。

以苦为乐,这是创业者的共同特征。当年在华强北创业时,黄宏生每天早上快乐地小跑去上班,到晚上十点还依然挑灯夜战。他从内心将工作当成享受,觉得创业是快乐而不是痛苦。他一手创建的创维集团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成为拥有创维数码(00751.HK)和创维数字(000810.SZ)两家上市公司的企业,年营业收入400亿元,员工4万名。创维集团现已不需要他废寝忘食地盯着,当企业步入稳健发展轨道,黄宏生和太太林卫平舍得放权,对贤才委以重任。去年7月,林卫平卸下创维数码董事会主席一职,继任者赖伟德原是南京熊猫董事长,一位在电子信息产业具有丰富经验的职业经理人。

黄宏生与他的家庭成员逐渐淡出创维集团的具体事务管理。他腾出左右手,描绘新的创维系版图,按他的想法,新能源汽车是智能家电、互联网、移动终端新的载体和平台,也将成为人们生活方式暨家电、手机后待开发的新的领域。创维家电在过度竞争的红海市场里之所以能够赶超日本、欧美等品牌,产品快速的迭代更新是制胜的法宝。创维系新能源汽车将会把这种“以快打慢”的研发优势带入新能源汽车产业。

未来,开沃汽车加速前行还需借助资本力量驱动。开沃汽车董事长助理王亮近日透露,从去年8月已开始筹备上市,南京金龙从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盈利,本来可以提前上市,但为了更稳妥和周密些,不急于求成,开沃汽车计划于2018年引入战略投资。

黄宏生对创维系的预期是,2017年、2018年销售额将分别达到600亿和950亿元,2020年将剑指1600亿元,挤入世界500强。现阶段,创收重任落在创维家电板块。不过,黄宏生对新能源汽车板块未来的期望值更高,到2025年,南京金龙将要实现千亿级目标。按规划,2025年,南京金龙收入将要突破1200亿元,其中实现大客车、轻型客车、乘用车年产销量分别是3万辆、7万辆和50万辆,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200亿、200亿和500亿,此外零部件的主营业务收入为300亿。

理想往往与现实存在差距。今年以来,国内新能源汽车陷入低迷,尤其是新能源商用车更加不尽如人意。据中汽协统计,2017年1~5月新能源商用车销量为1.5万辆,同比下降61.9%。这主要是受新能源补贴等政策调整的影响,今年新能源补贴新政对客车补贴最大退坡比例达到60%。此外,新政策提高了整车续驶里程门槛要求,要求纯电动客车(不含快充和插电式混合动力客车)续驶里程不低于200公里,将短续航里程纯电动客车挡在门外。此外,新政要求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

虽然市场不振,黄宏生依然看好其未来。“从我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电子工业领域开始至今,从未看到任何一个产业像汽车产业发生如此彻底的变革,规模如此迅速壮大,技术成熟如此之快。前几年,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只有100公里,现在300公里绰绰有余;一开始小毛病多,现在质量飞跃提升;当初新能源客车电池需要100万元左右,像是由黄金堆成,现在降低至30万元。” 黄宏生认为,汽车也将逐步回归简单,就如苹果手机一样将复杂简单化,随着科技进步,燃油车末日将来临。

面对补贴退坡,黄宏生正通过提升技术等方式来降低运营成本,今年上半年拿下大约4000辆新能源客车订单,预计今年全年将超1万辆。他是自信的,即使在二次创业初期连续三年亏损的情况下,他依然果断地坚持投入研发而不让新能源客车胎死腹中。对于他而言,假如没有坚定的信念,创业遭遇困难时容易迷失方向,半途而废甚至一蹶不振。他坚信自己的预判,即使千亿目标道阻且长,依然志在必得。

打印 推荐 编辑:张晓萍 来源:第一财经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