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基金上半年两产品跌17% 千亿规模一年半接近腰斩

2018-07-13

中国经济网北京7月13日讯 (记者 李荣 康博) 2018年上半年,整体表现偏弱的A股行情让公募基金的表现也大打折扣,开放式股票基金取得正收益的数量不足一成,混合基金也仅二成取得正收益。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长城基金上半年共有22只基金收益为负,且这22只负收益的基金全部集中在权益类产品中。其中,长城环保主题(000977)与长城改革红利(001255)两只基金的跌幅更是超过17%。更为严重的是,今年2月份,其分管市场的副总经理离职,这让近年来管理规模持续下跌的长城基金更加感觉到问题的严重,相比2年前过千亿时的辉煌,长城基金要想重振雄风可谓希望渺茫。

两基金半年跌超17% 领跌长城基金旗下权益产品

数据显示,在长城基金旗下53只有业绩可比的产品中,上半年所有基金涨幅均未超过4%,最高涨幅仅为3.69%;反观跌幅榜,共有22只基金收益为负,且这22只负收益的基金全部集中在权益类产品中。跌幅超过10%的共有4只基金,更有两只基金跌幅超过17%,分别为长城环保主题跌幅为17.85%,长城改革红利跌幅为17.09%。

上半年亏损幅度最大的是长城环保主题,成立于2015年4月8日,成立之时受到投资者追捧,当时的规模为47.73亿元,这在长城基金旗下的家庭成员中着实不算小。但是,长城环保主题却正印了基金界的一句名言“好发不好做”,在整个2015年,该基金的单位净值就苦苦挣扎在1元附近,而规模也在此后的两个季度缩水了40%,截至2015年9月30日,其基金规模仅余17.03亿元。而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其基金规模仅余4.59亿元,不足成立之初的一成。

从历史业绩来看,长城环保主题自成立起便一蹶不振,该基金近3年、近2年、近1年及今年来的阶段涨幅分别为-13.24%、-8.96%、-16.07%、-19.34%,均大幅跑输同类平均水平,且四分位排名也不佳。

天天基金网显示,长城环保主题在今年一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金风科技(12.66 -1.86%,诊股)、赣锋锂业(39.75 -0.35%,诊股)、天齐锂业(49.81 -1.44%,诊股)、华电国际(4.12 -0.48%,诊股)、寒锐钴业(147.35 +1.10%,诊股)、华友钴业(73.78 +0.61%,诊股)、通威股份(6.34 +0.00%,诊股)、天顺风能(4.00 +1.01%,诊股)、洛阳钼业(6.27 -0.95%,诊股)、金龙汽车(13.06 -1.43%,诊股)。作为一只环保主题基金,长城环保主题重仓一系列新能源类股票本也无可厚非,但是奈何二季度以来,包括赣锋锂业、天齐锂业等锂电池板块在内的新能源类股票几乎都遭遇了灾难性的暴跌。

长城环保主题目前由何以广和廖瀚博两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何以广于2011年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何以广目前共管理着5只基金,历史上共管理过6只基金。从其管理这6只基金期间的任职回报来看,何以广的管理水平确实算不上高,有4只任职回报为负,而另外两只表现较好基金的任职回报也未超过10%。

廖瀚博曾就职于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海通证券(9.29 -0.75%,诊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鼎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6月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从廖瀚博的履历不难看出,他在基金管理方面还是一位新手,2018年3月8日刚刚晋升为基金经理,虽是与何以广共同管理着一只产品,但至今126天的时间里,其任职回报却是-14.55%。

另一只同样跌幅超过17%的是长城改革红利,这只基金与上述长城环保主题相比,其惨状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单从其累计单位净值的走势来看就可窥见一斑。长城改革红利成立于2015年6月9日,但从建仓时,该基金就出现亏损,到2015年7月8日时,该基金单位净值仅为0.6440元。此后虽也偶有反弹,但最高之时也仅在0.9000上下徘徊。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其累计单位净值已降至0.6044,且进入7月之后仍在进一步下滑。截止到今年7月11日,其累计单位净值已亏损40.94%。

净值亏损自然来自于业绩不佳,长城改革红利近3年、近2年、近1年及今年来的阶段涨幅分别为-13.66%、-24.38%、-19.10%、-18.98%,不仅在同类排名中处于垫底水平,且四分位排名也不佳。同时,该基金的规模也呈现直线下滑趋势,成立时的规模为16.56亿元,历时三年之后,至今年二季度末只剩下4.70亿元,不足成立时的三成。

天天基金网显示,长城改革红利在今年一季度主要重仓了东山精密(24.96 +4.04%,诊股)、康欣新材(4.65 -1.27%,诊股)、启明星辰(21.20 +0.00%,诊股)、恒生电子(51.91 -0.04%,诊股)、通策医疗(59.00 +6.67%,诊股)、美亚柏科(16.60 -6.06%,诊股)、中科曙光(49.84 +0.08%,诊股)、康泰生物(72.90 +1.86%,诊股)、中航光电(42.76 +0.07%,诊股)、泛微网络(87.79 -0.73%,诊股)等,虽然上述重仓股比例不足30%,但改基金并没有配置债券资产,其股票资产比例占到了基金总资产的68.88%。但受大盘普跌的影响,其重仓的这些股票也是跌多涨少。

长城改革红利的现任基金经理有三位,分别是赵波、郑帮强、赵凤飞。其中,赵波与郑帮强在2017年3月16日之后一直联手管理该基金,但两人所创造的收益却并不理想,两人掌舵该基金近一年的时间里任职回报为-14.07%。2018年3月8日,该基金注入了新鲜血液,赵凤飞加入其管理中,但赵凤飞的加入并没有给长城改革红利的业绩带来起色,三人管理该基金至今,任职回报也仅为-13.53%。

赵波曾就职于中银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郑帮强曾就职于长江证券(5.37 -0.37%,诊股)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赵凤飞2014年7月进入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

管理规模骤缩一半 货币型基金占据半壁江山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长城基金管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基金)成立于2001年12月,是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第15家基金管理公司,由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东方证券(8.62 +1.06%,诊股)股份有限公司、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中原信托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

长城基金旗下共有60只基金产品(各份额分开计算),但是,股票型基金却少的可怜,天天基金网显示,其仅有2只为股票型基金且均为指数基金,规模为7.06亿元。这60只基金产品由17位基金经理管理,而基金经理的平均任职年限为1年又361天。其中,有两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超过10只。

作为老牌基金公司,尽管已经在资本圈“埋头苦干”了16年之久,但长城基金的管理规模却是离“千亿”相去甚远。资料显示,长城基金在2014至2016年期间倒也经历了一段规模膨胀期,2014年初其规模仅有337.49亿元,不过到了2016年底,三年时间里膨胀了3倍,一举突破千亿规模,达到1027.43亿元。

但是好景不长,长城基金的千亿规模持续了不足一个季度,之后便迅速开启了漫漫下跌路。到了2017年底,长城基金的管理规模缩小到701.12亿元,在121家基金公司中规模排名下降了17位。今年开年,长城基金的规模进一步缩小,截至今年二季度,长城基金的管理规模仅余589.51亿元,相当于巅峰时期的一半左右。这其中,仅货币基金便贡献了274.31亿元的规模,占比接近一半。也就是说,长城基金的非货币型基金的规模仅有315.20亿元。

在长城基金旗下产品中,今年二季度与一季度相比,资产管理规模出现缩水的就有43只,占比超过七成,同时,缩水幅度在10%以上的产品占41%,和去年一样,缩水的主力依然为非货币基金。

长城稳固收益A(000333)是缩水最猛烈的一只基金,几乎九成的规模在一个季度被赎回。从资料来看,这只债券型基金从2016年以后就成为了机构投资者的“专基”,占比一直在98%以上,而今年二季度机构的突然撤离显然和此前发布的资管新规有很大关系。

分管市场副总经理离职 长城基金规模恢复之路岌岌可危

从2017年公布的年报数据显示,长城基金旗下的35只基金中,有13只产品的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超过50%,其中机构持有比例超过90%的产品有7只。

而受到政策的影响,在机构资金持续撤离的背景下,长城基金旗下的“迷你”基金数量也出现增加。截止今年二季度,该公司旗下资产管理规模小于五千万清盘红线的产品数量为5只,而在2017年年末,其仅有4只。

今年2月14日,长城基金发布公告称,副总经理桑煜离职。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桑煜曾任职于建行总行基金托管部,于2002年8月进入长城基金,历任市场开发部业务主管、运行保障部副总经理、运行保障部总经理、市场开发部总经理、综合管理部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主要分管市场,2012年时升任公司副总经理。

从桑煜的从业经历可以看出,其主要的工作是和市场、渠道有关。而在其当年上任之前,就有长城基金内部人士透露,2010年下半年,长城基金的老人汪钦离开长城基金,之前其在长城基金任副总经理一职,主要负责市场与销售工作。汪钦离开之后,市场业务交由余骏负责,而桑煜上任后,则会接管这块业务。

但在资管新规出台之后,负责市场业务的桑煜也选择了离开,在人才的出走与市场的严峻左右开弓下,长城基金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是否会再次出现下滑,只能让时间来检验了。

打印 推荐 编辑:张晓萍 来源:中国经济网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