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商学院 >> 正文

钢价创4年新高企业增产动力加大 去产能遇新难题

2017-03-06 中华网投资

 

 

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

钢价创4年新高,企业增产动力加大,2017年去产能难度增加

第一期 去产能

“钢铁5000万吨左右、煤炭1.5亿吨以上。”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确定了2017年去产能目标。作为“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首要任务,去产能成为中国经济关键词。无效产能基本淘汰,今年去产能进入深水区。去产能存在哪些问题?今年去产能难度是否加大?

春风和煦,又到一年“两会”时。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2017年的重点工作,《政府工作报告》陈述的范围,涉及“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业持续增收”等九大方面。

“使命重在担当,实干铸就辉煌。”李克强总理说。

在“两会时间”,新京报推出《经济策》专题。我们通过深入采访,呈现目前去产能、农业、资本市场等领域的现状。同时,我们还采访了多位两会代表,希望从代表们的回答中,寻找到解答问题的对策。

“沙钢涨500……南钢再涨200……江西断供了……”这是一个钢铁报价群在近期一天的实时动态。各地钢厂涨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令这个微信群颇为热闹。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认为,今年的去产能是在去年将无效产能去除的基础上进行的,原来各省市能够用来“报数”的指标没有了,需要实实在在去除在产的产能。

综合钢材价格创4年新高

2016年2月,钢铁和煤炭两大行业的去产能大幕开启。

行业老大宝武集团,早在8月就提前完成2016年的去产能任务,宝钢完成555万吨,武钢完成442万吨。不过从全年数据来看,集团粗钢产量6380.55万吨(其中宝钢3876.22万吨、武钢2504.33万吨),同比增长5.08%。

宝武集团绝非孤例。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数据,2016年全国粗钢产量80837万吨,增长1.2%,一举扭转上一年的下降趋势;钢材产量113801万吨,增长2.3%,增速同比提高1.7个百分点。

一手去产能、一手增产,背后是由于去产能政策推动和市场炒作,钢价在2016年开始了多轮上涨,先进产能受益于行业回暖。

兰格数据显示,截止到3月3日,国内综合钢材价格为4080元,刷新2013年3月以来的新高。当前国内钢厂吨钢利润超过500元,而这一水平,已经远远超过四年前的水平,在2016年之前的几年时间内,国内钢厂大多以微利和亏损为主。

一位苏北地区钢贸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苏北去产能十分严厉,政府在强力清除违规产能、污染产能以及地条钢;但其他没有受到打压的钢厂都在高负荷生产,成了市场好转的受益者。

今年1月,新京报记者走访德龙镍业等苏北企业了解到,其违规新建的产能已经被拆除完毕,投产时间较长的一期项目已经关停,但二期工厂仍在加紧生产。

跟钢铁行业情况类似,煤炭行业虽然去年整体产量有所下滑,但在去年9月开始煤价急剧暴涨,带动煤炭产量在短期内迅速回升。

今年去产能难度加大

市场好转大背景下,看似行业回暖的良性循环,但却潜藏隐患。

仍以钢铁行业为例:据中联钢调研,2016年全国各省市累计压减粗钢产能8491.75万吨,远超中央确定的4500万吨目标;但压减产能中仅三成是在产有效产能,其余均为长期停产的无效产能。实际上,去年钢铁行业有效产能不降反升,净增3659万吨。

另据中国社科院调研,今年煤炭钢铁行业已淘汰以及拟淘汰的产能中,无效产能居多。比如,钢铁去产能具体目标任务中,无效产能为5267万吨,占比高达72.1%。再以宝武为例,其计划去除的产能之一为南通宝钢钢铁有限公司。不过,早在2015年年报中,宝钢股份就透露,宝通钢铁已经进入停产和资产处置阶段。

中国社科院一位调研主要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去年8月以后去产能之所以快速推进,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地方涉嫌拿去除无效产能换政策补贴,去产能很大一部分是国家早已严令禁止的中频炉,部分地区甚至以早已禁止的地条钢产能充数,另外还将2015年所去的产能重复统计到2016年。

对此,有关部门已经有所警觉。今年春节前夕,中煤协副会长姜智敏对新京报等媒体称,“去年去产能的不少煤矿已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因此关停相对容易,但今年去产能将全部涉及目前正常生产的煤矿,要安置的人员不会比去年少”。

王国清说,目前钢企盈利较好,希望通过市场去产能的怕会落空,只能通过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法律法规去监督的方式,这就加大执行和监督力度,彻底清除不合格企业和僵尸企业。

代表委员建言

曹慧泉:利润提高带动产量回升

随着去年需求略有回升,钢铁市场好转,利润提高,这些产能就会回来,企业就有增产。

不可能实现百分之百的产能利用率。我国钢铁行业,即使最高时候也是90%。一定的过剩产能就相当于一个蓄水池。

新京报:去年去产能工作目标提前完成,但钢铁产量出现回升,原因是什么?

曹慧泉:这个原因比较清晰。第一,行业产能远远大于产量,产能利用率仅有70%,也就是30%产能是过剩的、处于停产半停产中的产能。去年,我国去产能力度比较大,各家申报、核实,最后拆除、封存,工作还是比较扎实,闲置产能实实在在地降下来了。

与此同时,去年实际的钢铁产量确实略有增长:过去几年产量在8亿吨左右小幅波动,去年去掉六千多万吨产能,但可能也就是5%左右的产能,还有25%的闲置产能。随着去年需求略有回升,钢铁市场好转,利润提高,这些产能就会回来,企业就有增产。去年十大钢企里面,有5家产量都有增长。

新京报:有人担忧产量回升会给后期去产能带来影响。

曹慧泉:只要国家下了这个决心,定了这个方向,该去的(产能)还是要去。特别是地条钢规模比较大,也比较集中,现在打击地条钢,这个对全行业、对整个国民经济意义比较大。

新京报:多个机构调研,无效产能被去掉不少,但有效产能不降反增,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曹慧泉:客观上不能这么看。过去几年,行业比较困难,全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是大幅下降的。如果说有效产能不降反增,那这个指的是新投资的新增产能,还是指的别的什么呢?新投资的生产线、高炉,这叫新增有效产能。

什么叫有效产能?什么叫无效产能?所谓无效产能说的是绝对没有复产希望了,这确实是存在的。目前还有25%的过剩产能,只要你认为它还是产能,它就是还可以恢复生产的。

新京报:未来去产能难度会增加吗?

曹慧泉:市场经济就是过剩经济,不可能实现百分之百的产能利用率。我国钢铁行业,即使最高时候也是90%。一定的过剩产能就相当于一个蓄水池。这样的话,在市场高峰低谷期,它有一个自动的调节。但如果过剩太大,这就对整个行业(不好)。

新京报:上市公司华菱钢铁去年实施了大规模的“腾笼换鸟”资本运作,钢铁业务置出,湖南省国资委下属的金控业务置入;那么未来钢铁业务的发展会否受到影响?

曹慧泉:钢铁业务虽然置出,但我们本身还是比较有竞争力的,宽厚板是全球第一,汽车板是和安赛尔·米塔尔合作的;它是世界第一大钢铁企业,去年虽然退出股权,但业务合作更密切了。钢铁主业以后还要继续做强。而在这一调整之后,上市公司盈利增加,未来资本市场的认可度、融资能力也将得到恢复。

姜耀东:今后去产能阻力会越来越大

2016年已经挤掉了市场中的虚报产能和落后产能,2017年去产能将是实实在在的去产能,会大范围触及那些效率好的大企业甚至是央企,今后去产能工作带来的阻力会越来越大。

新京报:去年有效产能不降反升,会否为后期去产能工作带来阻力?

姜耀东:由于去产能首当其冲的是那些低效、僵尸企业的无效产量、落后产能,2016年已经挤掉了市场中的虚报产能和落后产能,2017年去产能将是实实在在的去产能,会大范围触及那些效率好的大企业甚至是央企,今后去产能工作带来的阻力会越来越大。

新京报:今年去产能规模为何远低于去年?

姜耀东:若大幅度去煤炭产能,恐怕会给行业带来供应趋紧的预期,下游电力等企业会在这种预期下抢购补充库存,那么势必会让已经处于600元高位的煤价再次“发烧”。

新京报:“一刀切”式去产能做法有什么不可取之处?

姜耀东:“一刀切”式的去产能做法,对先进的生产力是损害和打击,对落后的生产方式却有一定的保护作用,这种去产能方式已经破坏了市场公平与效率,是不可取的并应改进的。

例如煤炭行业去产能,统统按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产能,也就是每家煤炭企业的产能一律核减16%。一刀切下去之后,高效矿井损失的不仅是16%的产量,还有更重要的规模效益和协同效应等隐性效益,可能一个好煤矿就会因此陷入亏损。

新京报:未来应更加重视运用哪些方式?

姜耀东: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深入,今后肯定不能搞“一刀切”。应对企业分个三六九等,然后采用针对性的措施,保护先进生产力,淘汰落后产能,如果对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一刀切”,好企业也可能遭错杀,差企业也可能漏网。

化解产能过剩需要较长时间,不能操之过急。在去产能过程中,政府可设立专项职工安置基金,采取多元化的职工安置方式,这是强烈的行政手段应该发力的地方。

总之,无论是去产能还是鼓励某个产业发展,都必须统揽全局、谨慎规划、科学施治。不能简单粗暴决策,让企业和社会负担过多的决策成本,这是一种智慧和能力,更是一种负责任的心态。

群策群力

地方政府之间的GDP竞争才是去产能的最大阻碍,地方政府之间GDP竞争导致了政府对微观经济的过度干预,也导致了产业结构的不合理,所以导致大规模产能过剩。去产能首先要管住地方政府的GDP冲动以及对微观经济干预的有形的手。——网友杨柳轻扬

大家总把去产能当成去产量炒作……殊不知产量依然是大增的。——网友三瓶酱油的围脖

鉴于目前的钢企盈利转好,通过市场去产能的期待受限,而以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法律法规去监督的方式被提上日程。对于“地条钢”类的企业,如何利用上述方式将其彻底清除?2017年,不合格企业和僵尸企业又将面临哪些重拳打击?——网友汤圆圆

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张帆

编辑:王晓琳

打印 推荐 编辑:李观金 来源:新京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