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外汇 >> 正文

1月外储下降至2.99万亿美元货币政策更具主动性

2017-02-08 中华网投资

2月7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1月外汇储备为29982亿美元,环比下降123亿美元。

“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外管局相关负责人称。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外汇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

虽然外储下降,但降幅已明显收窄。2016年12月外储减少410亿美元,1月份为123亿,降幅收窄287亿美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经济学家均认为,2017年中国跨境资本外流规模有望收窄,储备下降的速度有可能放慢。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段时间外储减少、资本流出加剧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元指数走强。现在美元指数逐渐稳定,美元走强和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得到很大程度缓解,随着资本金融账户流出规模也下降,人民币汇率趋稳,外汇储备减少会缓和。

“外储减少后,货币政策更具主动性”

央行的数据显示,1月末外汇储备余额2.99万亿美元,相比上月下降123亿美元,不过降幅呈现收窄态势。

商业银行资深金融市场研究员韩会师称,总体上看,1月份汇率波动是导致外汇储备估值变化的主要原因,其影响导致外储增值250-300亿美元。在存在汇率重估增值的情况下,外汇储备余额下降了123亿美元,这说明1月由于结售汇逆差导致的外汇储备实际下滑规模大约在400亿美元左右。

民生银行(600016,买入)首席研究员温彬称,外汇储备降幅收窄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今年1月份美元指数下跌2.64%,外汇储备投资中以欧元、日元等计价资产估值增加;二是人民币兑美元止跌反弹,人民币贬值预期暂时逆转,再加上加强外汇合规性审查,结售汇逆差情况或有所好转。

前述外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剔除掉汇率重估因素以后,外汇储备规模的同比和环比降幅也是明显缩窄的,反映出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

“降幅收窄出现在1月份,反而是好消息。”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1月份较特殊,在季节性因素影响下,外汇储备只下降100多亿美元,说明资本流出压力减少,或者汇率贬值压力减轻。”

据了解,外汇储备下降有三个季节性因素,包括个人购汇额度恢复后的增加持有外汇资产的需求;春节出境旅游的购汇需求和企业偿还到期外债等季节性因素。

此前“3万亿”一直被作为市场心理关口看待,但此次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美元后,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外储仍旧充裕。

招商宏观团队谢亚轩、闫玲分析称, 3万亿美元并非外汇储备的底线。如果按照IMF对外汇储备充足率的测算,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外汇储备规模的下限,在固定汇率制度下是2.67万亿美元,在浮动汇率制度下是1.42万亿美元。我国当前介于固定和浮动汇率之间,如果人民币汇率浮动程度进一步提升,对外汇储备的需求会进一步下降。

该团队进一步表示,从外汇市场建设、汇率市场化和清洁浮动的角度看,私人部门应该更多地持有对外资产,公共部门即央行持有的外汇储备规模将稳步下降,实现“藏汇于民”。

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认为,中国应该继续降低外汇储备,因为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3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占全球份额仍超四分之一;另外外汇储备收益相对较低。

殷剑锋表示,2004年后外汇储备飙升时,我国货币发行以美元为基础,这对一个大国来说是不太正常的现象,外储减少后货币政策可以逐渐回归正常。随着外储减少后,货币政策应该更具主动性。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张晓慧撰文称,近年来随着外汇占款逐渐下降并转为负增长,中央银行重新获得了主动供给和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功能,并相应丰富和补充了流动性管理工具。

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2016年中央银行外汇占款下降2.91万亿,但MLF余额3.45万亿,相比上年增长4.19倍,成为央行基础货币供给的重要渠道。

未来降幅或继续收窄

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未来外汇储备降幅将收窄,甚至有观点认为2017年可能整体略有增长。

“虽然仍处于美元加息周期,国内资产全球配置压力也存在。但目前来看,特朗普上台后,大家对美元价值出现一定怀疑,中国经济则出现了一个复苏周期,同时欧洲相对动荡,人民币贬值预期缓解;同时外汇部门加强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鼓励资本流入,未来外储降幅将会收窄。”伍戈称。

1月26日,外汇局发布《进一步推进外汇管理改革完善真实合规性审核的通知》。市场认为新规践行“宽进严出”、“扩流入”的政策意图较为明显。

丁志杰称,总体来说,2017年外汇储备可能会略有增加。一方面现在国内企业、机构有约8000亿外汇滞留境外;二是未来若人民币利率上行,利于外汇储备增长。

近期,MLF、逆回购、SLF利率先后上调。伍戈认为,从预期、机制上而言,银行间市场利率边际上升,有利于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及资本外流压力。

“传导链条可能比较长,货币市场利率水平提高后,会影响证券市场,10年期国债的无风险收益率水平提高后,会与美元国债利率利差拉大,由此影响结售汇,对外汇储备稳定带来正面效应。”温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殷剑锋认为,中国的资本金融账户存在一定管制,从去年3、4季度以来,外汇管理力度有所加强,这种状况下,境内人民币利率和美元利率之间实际上有一道“墙”,因此影响相对较小。

前述外管局相关负责人称,当前,我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经常项目保持顺差、财政状况较好、金融体系稳健的基本面没有改变,这些有利因素都将继续支持人民币成为稳定的强势货币,也将促进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

打印 推荐 编辑:df0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