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外汇 >> 正文

“超级总统”马克龙能否拯救法国?

2017-06-26 中华网投资

法国最年轻总统马克龙在两轮国民议会选举中再创奇迹,带领共和前进党及盟党拿下绝对多数议席,成为法国60年来最强势的“超级总统”。

马克龙政府掌控议会,有利于改革政策的推行,也有助大幅提高施政效率,避免陷入遭议会掣肘而无法有实际作为的困境。

这是个好的开始。然而,马克龙即将面对一系列艰巨的挑战。“马克龙旋风”能否继续席卷法国,为国家带来渴望已久的变革?

马克龙领导的联合阵营在本月的议会选举中赢得577席中的350席。尽管成绩没有分析师此前估计的400多席好,但已远超占半数所需的289席。

当中,马克龙(39岁)去年4月才成立的中间派共和前进党就占了308席,这进一步推动法国政坛脱离传统的左右对立格局,有利于马克龙政府快速推行一系列改革。

法国议会选举素来被视为两轮总统选举之外的“第三轮总统选举”,在赢得这第三场“连胜”后,马克龙实实在在地掌握最高行政权力,总统宝座才能坐得稳。

法国的政体为半总统制,即总统和议会共治的混合制,由作为国家元首的总统与作为政府首脑的总理并存治国,总统是由人民直选产生,总理则由总统根据议会多数任命。

总统代表国家行使外交国防大权,总理则主理国内行政事务,因此总统必须通过总理才能实际掌权。

内阁由在议会中占多数的政党组成,若这个多数党是总统所属政党,总统就能任命属意的人选为总理,从而“完全执政”。如果赢得议会多数的是在野党,总统必须任命在野党推举的总理人选,沦为“名义上的总统”。

法国自1958年第五共和成立以来,共出现三次总统和总理来自不同阵营的“左右共治”局面,导致总统受到极大制约。1997年,右派的前总统希拉克就因议会竞选失利,被迫任命左派社会党的若斯潘为总理。由于两人在很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政府政策也在左右摇摆,导致施政效率低下,国内犯罪、失业等社会问题不断恶化。

选民厌倦左右对立 中间派马克龙突围

为减少“左右共治”的情况,法国在2000年修宪,将总统任期由七年缩短至五年。这么一来,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变成同年举行,前后仅隔一个月,有利于当选总统所属党派乘势争取议会多数。

此次选举前,共和前进党在议会连一个议席也没有,要赢得多数议席看似不太可能,马克龙一度被质疑会成为“跛脚鸭”总统。

不过,结果显示,“马克龙旋风”以锐不可当之势横扫议会,显示选民厌倦左右两派对立的政治僵局,愿意给马克龙“不受约束”执政的机会。

前总统奥朗德在任期的中后期,因无法掌控稳定的议会多数,他的改革努力因旷日持久的议会论战而失败。奥朗德领导的左派联盟在2012年大选中赢得314席的多数优势,当中他所属社会党有280席。但后来左翼逐渐分裂,社会党还出现一批“造反派”议员,他们在议会投票中频频与奥朗德唱反调。

无奈之下,时任法国总理瓦尔斯曾冒着政府被解散的风险,一个月之内两次动用宪法特别条款,强行推动劳动法改革。这种铤而走险的做法让社会党饱受诟病。

奥朗德2012年竞选口号是“改变,从现在开始”,但他在五年任期内却无法带来什么改变,甚至从法国近代最受欢迎总统,沦为最不受欢迎总统。他因此被迫放弃寻求连任,创下法国自1958年以来的先例。社会党如今在议会仅剩29席,几乎沦为边缘政党。

有了强大的议会多数为后盾,马克龙在推动政策改革时或许可以避免重蹈奥朗德遭议会掣肘的覆辙。

任命总理不选自己人

马克龙的总理人选打破法国政治传统,他任命的不是“自己人”,而是传统右派政党共和党的菲利普。这是法国第五共和成立以来,首次有总统在有权自行决定人选的情况下,任命其他党的人选为总理。

菲利普背景与马克龙有几分相似,两人年龄相近,都出身地方,还是大学校友。马克龙被称为“继拿破仑后最年轻的法国领导人”,现年49岁的菲利普则是法国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总理。两人踏入政坛前,都曾在私企任职。

分析指出,马克龙选择菲利普,主要是因为他的政治身份:中间偏右的共和党成员。此外,他也与法国老牌中右翼政治家、前总理朱佩关系紧密。这有助于巩固马克龙的执政地位与争取各派支持。

菲利普曾任诺曼底大区议会主席、勒阿弗尔市市长,但没有当过政府部长,中央工作经验相对匮乏,法国民众对他也并不熟悉,这都是他成为总理的“软肋”。

不过,换个角度看,这未尝不是他的优势,除了不会像其他政坛大佬那样有掩盖新总统“光芒”的风险,年轻的菲利普恰恰呼应马克龙想打造的新世代政府的形象。委任其他政党成员为总理,也符合马克龙的竞选口号“法国,团结起来”。

马克龙自称奉行“不左不右”路线,并因此获得选民支持,但他不可能一下子将法国政治传统推倒重来。共和前进党才成立不久,该党当选议员也以无政治经验的新人占多数,要站稳根基还需时日。

马克龙若要落实放宽劳动法、鼓励创业、改革教育等多项计划,就必须尽可能从左右两派阵营中争取支持。

《中东日报》评论指出,马克龙要寻找的是一位年轻、没有政治包袱或闹过丑闻的新总理。与此同时,这个人必须有一定的政治经验,以领导和监督政府团队。

此外,马克龙的政治生涯始于社会党,并曾任奥朗德的顾问兼经济部长,已在左派打滚过,因此现在更需要拉拢的是右派。在种种考量下,菲利普是最适合的人选。菲利普上月15日与前任卡泽纳夫正式交接时,也强调新总统“超越左右之分”的政治主张。他对卡泽纳夫说:“你属于左翼,我属于右翼,但我们相互尊重,因为我们知道每个议员和政府官员的行动,都必须以公众利益为指引。”

新手议员是绊脚石?

马克龙推出的候选人中约有半数是政治新人,这在法国历史上前所未见,其中成功当选议员的包括卢旺达大屠杀的幸存者、前女斗牛士、科技企业家、军人,以及农夫等。另一半的候选人则包括来自不同政党的中间派、偏左派和右翼人士。

与过去任何一届议会相比,这届议员更年轻,平均年龄从上一届的54岁降至49岁,当中最年轻的议员只有23岁。他们在背景构成上更多元化,女性成员之多也创下新高,从五年前的143人增至234人。

引进大量新鲜脸孔与新思维,是马克龙朝兑现重整法国政坛的承诺所迈出的重要一步,然而,马克龙阵营内部也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隐患。

巴黎政治大学政治研究中心Cevipof主任福柯认为,尽管首次当选的新议员都希望有所表现,但马克龙政府的施政议程至今仍不明确。他说:“我们并不真的清楚他们有些什么目标。我们已看到一些经济政策的细节,但社会福利方面的政策仍不清晰”。

他指出,这些从未参与立法过程的新手将无可避免地经历“一段学习曲线与探索期,这可能会(给选民)带来一种幻灭感”。

针对外界的质疑,马克龙除了安排新议员上课,强化他们对议会规则与运作的了解,还计划对他们的表现进行定期评估。

马克龙的政治对手此前则警告选民,不要让“一党独大”,并指共和前进党的候选人若当选,只会沦为对马克龙唯命是从的“应声虫大军”。他们甚至轻蔑地表示,选民因过于渴望变革而变得盲目,就算马克龙的候选人是山羊、驴子、河马或田鼠,都有可能当选。

民调机构Odoxa负责人斯里曼说,对共和前进党的新议员来说,他们能踏足政坛完全是因为马克龙,“从来没有这么多议员对他们的领导人欠下如此大的人情”。他指出,马克龙面临的一个风险是,他可能会“因为身边所有人都同意他”,而错误地以为“所有法国人也这么想”。

新议会复杂的人员构成对马克龙来说也是一大挑战,长期下来,这些背景不同、没有党派经历的议员能否一直支持马克龙,而不会出现个人理念逐渐背离政府立场的情况?马克龙必须设法让大家求同存异,形成共识。

Cevipof研究员佩里诺警惕说,共和前进党在议会赢得的压倒性优势现在看来是“天赐的礼物”,但最终可能会成为这个新政党的绊脚石。他说:“这么庞大的国会多数党,可能出现一些内部问题。”换句话说,共和前进党未来可能会闹分裂,陷入法国传统政党目前面对的困境。

改革路难行 “三支箭”能否中靶?

在赢得议会多数后,马克龙的“改革三支箭”,即劳动法改革、清除政坛贪污,以及加强国家安全,就可以在立法层面排除外界干扰,畅通无阻。不过,马克龙改革的路上仍有诸多障碍。

在经济方面,法国面对高失业率、增长停滞不前等问题。马克龙认为,降低失业率的关键在于为劳动市场注入更多灵活性。

他希望,到2022年将目前10%的失业率降到7%,并在维持62岁退休年龄的前提下,将目前过于慷慨的国家养老金政策与商业养老金标准对齐。最关键的是,保留现行每周35小时的法定工时,但允许公司和员工就工作时长及薪酬谈判。

这项改革的成败,对马克龙能否顺利实施养老金等其他改革计划影响重大,预料这将是最大阻力所在。法国法律赋予工会与政府谈判的权力,历届政府推动改革的努力往往遭到强大的工会挫败。一些工会已放话要发动示威,反对马克龙的改革计划。

美银美林经济学家莫伊克指出:“9月料有工会示威,仍然会有一些人无法被改革说服,但马克龙对自己要做的事再清楚不过了,他也没有退路。”

马克龙在竞选期间承诺恢复公众对民选官员的信任,并已提交一项《政治生活道德化》议案,以重整频频传出贪腐丑闻的法国政坛,重点包括禁止议会议员、部长,以及民选代表雇用家庭成员、限制他们的连任次数、加强与私营领域的利益冲突管控等。

然而,共和前进党的盟党民主运动党(Modem)正因涉嫌在欧洲议会虚设职位而受调查,卷入此案的国防部长古拉尔也宣布辞职以配合调查。这凸显了马克龙要维持一个零丑闻的“干净”政府的困难。

弃投率创新高 须争取更多支持

在国家安全方面,马克龙计划改革“反恐紧急状态法”,将该法纳入普通法,变成长效法律。这意味着,在没有法官许可下搜查住宅与软禁嫌犯,将可能成为警方的日常执法手段。法律界和人权组织已对此表示质疑。

一些分析也指出,此次议会选举弃投率创历史新高,达到57.4%,意味着马克龙实际上并未得到法国社会的多数支持,也反映出一半的法国人对政党和政界人物的不信任与失望。马克龙必须赢得更广泛的公众支持,特别是争取低收入家庭与蓝领阶层的支持。

民调机构BVA负责人佐尔菲卡帕西茨说,当前法国民意正密切留意新政府的一举一动,但人民并不会天真地期望一切会在瞬间改变。另一方面,“如果两年后情况还是如此,就会是一个问题”。

马克龙必须在五年任期内说服选民接受他的政策。

奥尔良大学历史学教授加里格说:“这不仅关乎马克龙能否连任,整个法国政治体制都面临生死关头。如果马克龙无法取得成功,下一次人民将通过政治光谱的两个极端来表达愤怒。”

打印 推荐 编辑:程丽 来源:中金网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