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外汇 >> 正文

美国经济的乐观预期和冷峻现实

2017-06-27 中华网投资

近期人们在观察和讨论美国经济时的一个显著困惑是: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一路高歌猛进,但实际经济增速却差强人意。不少人的主观印象是:在全球经济疲弱的大环境里,美国经济表现抢眼;但事实却是:美国经济一季度增速缓慢,几乎与被视为“经济停滞”代名词的日本相当。

这种经济预期和经济现实的背离令人困惑,其成因和影响更值得思考。

预期和现实:令人困惑的反差

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美国股市一路“疯涨”。自2016年11月至今,美股最具代表性的标普500指数涨幅高达约13%,显示出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很高。

个人消费是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引擎,而消费者似乎也颇为乐观。反映人们对经济前景看法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在今年初创下2004年以来新高。反映制造业预期的采购经理人指数在特朗普当选后也连续3个月上涨。

降至历史低点的失业率、温和的通胀水平以及从2009年6月持续至今的历史第三长经济扩张期,都说明美国经济处在相对稳健的增长轨道上,也足以部分支撑乐观情绪。但问题在于,美国经济虽然不坏,但也说不上有多好。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按年率计算增长1.2%,增速为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最低。在七国集团里,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速位列倒数第三,仅高于英国(0.7%)和日本(1%)。

差强人意的实际经济表现,与股市和消费者信心表现所传达出的乐观预期形成鲜明反差。这种乐观预期和冷峻现实的反差,被花旗集团编制的经济意外指数捕捉到。最新统计显示,这一指数创下2011年以来最低值,意味着经济预期和现实之差达到6年来最大水平。

政治因素干扰经济预期

美国经济当下这种预期和现实的背离如何理解?美国密歇根大学负责消费者信心指数编制的首席经济学家理查德·柯廷注意到,政治因素已经对预期产生重要影响。并且在特朗普赢下大选后,这种影响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分析人士认为,最近半年多来促使股市上涨、预期上升的推动力并非来自经济基本面,而是来自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预期,尤其是他的减税、放松监管和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等主张。特朗普政府希望将经济增速提高至3%,这是2005年以来美国经济再未企及的速度。

并且,柯廷的研究显示,共和党选民在特朗普上台后对经济的信心显著改善,而亲商业的共和党在美国实业和金融界拥有广泛影响力。

此外,政治因素快速而深刻地改变经济预期,其中固然有特朗普的偶然性因素,也反映出更大的时代必然性趋势,即在一个经济持续低迷的宏观大环境下,政府政策对经济增长前景的影响越来越大。

美国经济虽然在2009年6月走出衰退,但其复苏力度一直很弱。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萨默斯将这一现象称为“长期性停滞”。虽然萨默斯是民主党人,但他的经济政策主张和特朗普有类似之处,即主张在这样一个“长期性停滞”时代,应积极利用政府政策来刺激经济。

从这一角度来看,虽然民主、共和两党在具体政策上分歧巨大,但在强化政府政策对经济影响这一点上却殊途同归。

“特朗普泡沫”存在破裂风险

但问题在于,政治因素能够影响经济预期,但经济预期未必会自动转化为经济现实。这或许是特朗普时代预期和现实背离所蕴含的最大风险。

“劳动力市场所发生的事,要远比政治舞台上发生的事情更重要。”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经济学家肯·戈尔茨坦的这种观点颇能代表经济学家的共识,即经济基本面对消费者和企业的影响力要大过政治因素。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近日也表示:“我尚未看到证据表明政策变化预期已经给消费和投资带来实质性变化。”

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推进不力,经济预期已出现改变苗头。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6月大幅下滑,跌至去年11月以来最低点。采购经理人指数在今年2月达到高点后,3月和4月连续下跌,5月大致和4月持平。彭博社的分析认为,这或许意味着大选后的市场乐观情绪开始减退。

去年底大选后形成的“特朗普泡沫”存在破裂风险,但美国经济基本面依然保持小幅、稳步的改善趋势。历史数据显示,美国经济的年度走势常有“低开高走”的现象。美联储近日就把美国经济今年全年增速预期略微上调至2.2%。

分析人士认为,对“特朗普泡沫”可能会破灭的预期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但或许会在金融市场和政治领域产生较大冲击。

打印 推荐 编辑:程丽 来源:金融时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