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信托 >> 正文

影子银行裂变:被倒逼的信托融资

2017-06-27 中华网投资

“以前跟着银行喝点汤,现在连喝汤都难了。”某信托公司资金部门负责人张晓(化名)坦言,近期银行资金难找,让他压力山大。张晓的经历并非个例。来自多家信托公司的信息显示,3月底以来,信托公司最大的“金主”——银行自营或理财资金购买信托的规模呈现断崖式下跌。

即便如此,央行的统计显示,四、五月份新增信托贷款规模及占同期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的比例,处于2012年以来的历史高位。今年前五个月,新增信托贷款的规模、占比更是接近2013年同期水平。彼时,正值银行表外融资扩张,影子银行正盛。

莫非,昨日重现?

信托贷款增量重回“巅峰”

信托融资被视为中国“影子银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众多信托经理一样,张晓正经历着一轮信托融资扩张。

这一扩张,通过央行社会融资统计中的“信托贷款”清晰可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是指一定时期内实体经济(境内非金融企业和住户)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额。该统计指标包括人民币贷款、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企业债券、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其中,信托贷款是指当地信托机构通过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向境内非金融性公司或个人发放的贷款。该数据取自资金信托计划人民币资产负债表中贷款项下非金融性公司和住户之和。业内人士介绍,信托贷款业务主要被包括在通道业务以及传统融资类集合信托业务中。

根据央行的统计,2016年11月以来,新增信托贷款规模和占比较此前明显上升,特别是2017年1月和3月,新增信托贷款规模高达3175亿元和3113亿元,创2013年4月以来的新高。

统计显示,今年前五月新增信托贷款10635亿元,同期新增社会融资总规模93888亿元,新增信托贷款规模占比高达11.3%。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比例已接近2013年同期数字。众所周知,2013年前后,信托非标融资正值鼎盛。2013年前五月,新增信托贷款规模为11158亿元,新增社会融资总规模91154亿元,新增信托贷款规模占比12%。据统计,从2012年开始同期新增信托贷款规模占比分别是:2012年为4.0%,2014年为3.9%,2015年为负值,2016年为2.4%。

银行资金骤减 “假集合”受青睐

对于这一轮信托融资扩张,信托行业人士首先感受到的是,通过信托融资的需求在增加。

“比如房地产,通过其他渠道走不了了,就往信托这块儿流。”一位信托公司高管坦言。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地产调控以来,除了作为房地产主要融资渠道的银行贷款和公司债被收紧外,地产企业股权融资、发行ABS、地产基金、资管融资等各类渠道也被收紧,相对而言房地产信托业务的政策较为宽松。此外,去年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收紧后,通道业务回流信托行业较为显著,这其中就有一部分属于信托贷款。

但资金供给已成为难题。银行一直是信托公司最大的“金主”,但二季度监管机构加强对银行理财及同业业务监管以来,银行自营或理财资金购买信托的规模呈现断崖式下跌。张晓说:“现在不少银行都暂停了同业业务,从三月底开始,我们就特别难找资金,跟往年比,近期我们拿到的银行资金少了十分之九。”

另一家信托公司的业务部门负责人亦坦言,二季度以来其公司拿到的银行资金也比以往少了近三分之一。同样是在近期,一家银行系信托公司也为钱“愁”,内部发文要求全员销售。多位业内人士坦言,目前融资需求确实比较旺盛,但资金供给是一大瓶颈,导致信托项目成立的时间被拉长。与之相对应的是,根据央行的统计,四、五月份新增信托贷款规模较一、三月份“腰斩”。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即便如此,四、五月份新增信托贷款规模仍然高达1473亿元、1473亿元,分别占同期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的10.6%、17%,仍处于2012年以来的历史高位。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公司高管表示,钱从银行过来主要有三种形式,第一种是单一资金信托,第二种是银行购买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产品,第三种是信托项目、客户均由银行推荐的集合信托产品。他透露:“从我们公司目前的情况看,第一种的规模变化不大,第二种去年银行很热衷,但新增规模下降得很厉害,而第三种形式的规模却在增加。”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第三种业务模式表面是一只集合信托计划,但投资的项目一般由银行推荐,集合信托产品也由银行负责代销。这种业务一度被称为“假集合”、“集合通道”,并曾在2013年以前颇为流行,但也在风险暴露后,出现了银行、信托公司之间责权不清,相互扯皮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信托公司高管或部门负责人坦言,近期其公司的这种所谓的“假集合”项目增加较为明显。某信托公司副总裁表示,这种趋势在3月末开始显现。某信托公司业务负责人认为,在目前监管形势下,一些银行自身的信贷被收紧,通过这种形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其信贷客户融资需求。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只要按照集合信托业务标准做好合规风控,并无不妥。

缓冲垫作用再次凸显

2017年前五月,2013年前五月,时隔四年,同是在资金面紧张的背景下,新增信托贷款占比几近相同,难道是昨日又重现?

对此,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总经理王玉国认为,可以将社融分为三大块,银行表内信贷融资、影子银行融资(委贷、票据、信托贷等)、金融市场直接融资(股票、债券)。2013年的信托贷款规模扩张大背景是表外信贷的扩张,即融资需求由银行表内向表外转变,同期其他影子银行融资都快速增长;2017年的变化背景是影子银行表外融资向银行表内融资转变,非信托的表外融资向信托融资转变,数据上可看出信贷增,委贷、票据等萎缩,而信托贷款增加。整个社会融资结构的变化既与经济增长模式和结构的变化相关,也与宏观货币、金融调控政策的变化密不可分。

另一家信托公司研究部负责人认为,2013年正是银行表外业务扩张的时期,所以信托贷款通道业务较多,是银行表外扩张导致信托的这个占比高。而2017年信托贷款占比高,是由于债券发行等其他社会融资渠道萎缩,倒逼信托非标融资增多。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邢成博士表示,商业银行MPA考核正式实施,央行对未达标银行处罚严格,导致银行贷款空间压缩,对信托贷款形成挤出效应。债券市场波动剧烈,企业发行债券融资难度加大,直接融资方式多有限制,凸显了信托贷款的灵活性优势。

“信托作为调控政策的调节器、缓冲垫作用再次凸显。”王玉国认为,短期之内,信托贷款不会像其他影子银行融资业务一样出现萎缩,毕竟暂时没有特别针对信托的政策出台。但未来的难度在于市场,目前资金端价格上升太快,资产端传导慢,可能导致有些业务无法做。

打印 推荐 编辑:程丽 来源:中国证券网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

' ;&,"v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