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投资 >> 信托 >> 正文

安信信托董事长王少钦接受南都独家专访:

2017-06-27 中华网投资

王少钦认为,去杠杆对信托业来说是机会。

去杠杆正在令金融行业经历一轮空前压力。但在此背景下,信托行业却在今年迎来了近年来较为少见的增速———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今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1.97万亿元,同比增长32.48%,季度平均增幅回升约8个百分点。

对于正在经历自身转型的信托行业而言,当前正在推进的金融业去杠杆到底是机会还是挑战?当前表外搬家真相究竟如何?信托行业如何在差异化中突围?

针对上述问题,南都记者日前在第六届中国(广州)国际金融交易·博览会期间独家专访了安信信托董事长王少钦。安信信托是中国第一批股份制非银行金融机构,是国内较早一批金融类上市公司,也是目前我国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

谈监管环境

监管收紧时,信托行业发挥余地更大

南都:在当前去杠杆、去通道的新监管趋势下,信托公司哪些业务会受到影响,面临哪些新变化和新挑战?

王少钦:目前国家正在整顿金融秩序,金融去杠杆是大势所趋,此轮“一行三会”去杠杆,主要是为了防止资金在金融机构之间的套利和空转,肯定对信托行业有所影响。这种影响体现在,在信托行业里面,在私人客户占比较小、自行发行能力较弱的情况下,很多较大的、资金需求比较大的项目,往往与银行合作较多,特别是对接银行理财资金。这一点在去杠杆的背景下会受到较大影响。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监管形势越紧张、对银行控制越严,信托公司的机会越多。信托公司不仅只有贷款和融资类业务,也有很多投资类和工具类业务,实业投行、产融结合,涉及范围非常广,比如货币市场、资本市场、产业市场等都能涉猎。从过去的经验看,对其他金融行业控制严了,特别是对银行控制越严的时候,对信托公司而言,越是好的时候。

比如有些大的房地产项目,如招商、万科、保利等,他们过去一般找银行,不会找我们。但现在银行信贷收紧,信托公司就有机会了。对我们来说,有好的项目,只要不违规,可以通过股权的方式来做。因此,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可能发挥的余地会更大些。

南都:说到房地产融资,最新披露的5月份数据显示,新增社融中信托贷款占比升至11.34%,创4年来新高,且靠近历史最高的13%;而另外一方面,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资管的“委托贷款”持续萎缩,有分析认为,当前表外融资搬家趋势较为明显。你怎么看这种分析?

王少钦:去年底,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0万亿元,而今年一季度的数据已经达到22万亿元左右。短短几个月增加两万亿元,同比增长32.48%,是过去几年来增长速度较快的。这也验证了上面说的,当监管收紧时,信托公司因为有制度优势,发挥空间会更大。

从新增融资贷款数据看,这种数据变化,确实应该和监管清理表外业务有一定关系。但需要说的是,以往有些人有些偏见,认为表外业务和影子银行都是邪恶的。但事实上,有些项目银行不能做的,通过信托等方式投资到实体经济当中,是应该鼓励的,不应一刀切地否定。当然,这里面应该分清监管套利以及空转的情况。但我还是觉得,大部分投到了实体经济当中,不应该用全盘否定的态度来看表外业务。

南都:从近期的资金端和资产端看,如何预判今年的市场?

王少钦:当前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也是挺矛盾的。一方面是资产端需要降成本;但另一方面,资金端的资金面又比较紧张,融资成本在不断上涨。因此今年对于各家信托公司,尤其是信托公司的财富管理部门来说难度较大。

但任何事情都事在人为,只要我们有好的项目,有好的客户。好的项目,主动管理的能力比较大,回报率就高一些,可以给客户更多让利,信托公司也能承受得起,这就要求各家公司强练内功,提高自身管理能力。

谈新挑战:做不好零售的信托公司做不大

南都:面对当前的监管和市场环境,你认为信托公司应该如何做好调整?

王少钦:正如前面所说的,信托行业原来有些项目是通过银行渠道来对接资金的,现在恐怕要做些调整。银行监管加紧,通过这次的监管调整过后,信托与银行合作难度加大,就会督促信托公司转型,重视财富管理业务。

做不好零售业务的信托公司不可能做大做强,对安信信托来说,财富管理业务的作用越来越大。我们陆续在上海、北京、广州、重庆等地建立财富管理团队,加强自身的发行能力,只有做好零售业务才能做好百年老店。光靠机构客户是不可持续的。

南都:目前安信信托零售端的发行规模大概有多大,占比如何?未来一段时间,希望零售业务发展达到什么级别?

王少钦:去年安信信托针对个人客户的发行已经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绩。未来,希望通过3- 5年的努力,做大做强财富管理,能够满足资产端的大部分资金需求。

谈信托转型:必须“两条腿”走路

南都:传统融资类信托业务增长空间已经比较有限,而且越来越受到严格监管和政策制约。行业转型方向在哪?如何寻找利润增长点?

王少钦:当前信托转型势在必行,各家信托公司资源禀赋、地理位置与人才优势等因素不同,业务创新转型也因此各具特色,向混合化、金融控股化方向发展是信托公司今后的发展方向。总的来说,信托需要拾遗补缺,跟着经济形势走,国民经济需要什么,信托就必须迅速跟上,予以补充。

从具体业务上看,需要“两条腿”走路——— 将传统业务做好的同时,积极进行新的业务尝试。

就安信信托而言,传统业务上的银信合作方面,安信信托继续做好通道业务,同时看好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这将是未来银信合作大的方向。银政合作方面,我们过去做得相对较少。我认为未来的方向是政府和社会资本融合,因此,在PPP方面我们会介入。但实事求是地说,现在PPP各家都是喊得多、做得少,在利润点方面还没找到较好模式。因此,如何切入,我们也还在研究中。

在传统业务以外,我们还将通过创新业务寻找新的增长点。我们现在做得比较成熟的是新业务,包括新能源、生物医药、养老产业、现代农业、仓储物流等。在创新业务上,我们奉行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的原则。因此选择和行业里面优秀的公司或机构合作,如养老产业,我们和上海瑞金医院合作;仓储物流,我们和高端物流提供商普洛斯合作;生物医药与中国医药集团合作。

谈金控建设:还将布局证券、基金、金融租赁

南都:安信信托转型的目标如何确定?

王少钦:目前我们的创新业务占到了百分之十几二十,争取3-5年内,能够将传统业务和创新业务做到各占半边天,安信信托转型算是初战告捷。五年之后,希望创新业务能占到60%-70%。

南都:综合金融控股是多数金融机构的发展趋势。在此前的采访中,你曾提到安信信托将“利用自有资金推进金控平台的布局,为公司成为金融控股集团的发展战略奠定基础。”能否详解一下安信信托如何推进金控集团建设?

王少钦:信托公司想做大做强离不开金融机构之间的协同和互补效应。但现在说金融控股集团还为时过早,但从金融发展的目标看,我们会朝着金融综合化和混业的方向努力,打造金融综合平台。我们已经涉足了保险、银行,以后我们还将布局证券、基金、金融租赁等。

从顺序上看,银行保险我们目前有所布局,下一步是基金和金融租赁,已经在谋划。相较而言,证券的牌照难度较大,需要一段时间。从具体路径上看,基金业务我们可以自建,金融租赁和证券可以考虑并购或者收购的方式介入。

打印 推荐 编辑:程丽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