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财经 >> 股票 >> 股市焦点 >> 正文

降准:不是最后一次

2018-04-26 中华网投资

4月25日,降准正式实施,央行用低价的准备金换回了先前借出的高价MLF。鉴于准备金率仍高、新增外汇占款仍少、银行负债压力仍大,未来以降准置换存量MLF的空间依旧存在。但这次降准不是纯粹放水,边际放松仅限于微调范畴,货币政策宽松仍面临诸多制约。

这是一次特别的降准,与普通的全面降准或一般的定向降准均有所不同。通过置换MLF的方式,央行限制了降准释放的增量资金规模。降准实施后,央行停做逆回购,逆回购到期进一步吸收降准释放资金。这次降准在短期内并不影响流动性总量。

但不管是以定向,还是置换的名义,降准的本质一样——释放长期限、低成本流动性。放到眼下,即便降准资金被全部吸收,也是从“长钱”换“短钱”,用“便宜钱”换“高价钱”,是之前一段时期货币政策操作的逆过程。

如果说,之前市场普遍感受货币政策是偏紧的,那改变先前的做法,是走向宽松还是更紧?如果说,之前央行弃而不用准备金工具,是为避免释放宽松信号,那降准的回归是释放了宽松还是更紧的信号?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货币政策取向出现了微调,即便不是走向中性偏松,也是回归实质中性。

其实,年初以来,市场资金面持续超预期宽松,已引起对货币政策取向的猜测。

4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公告中有不少新提法、新变化,进一步印证了宏观政策的微妙变化。比如,在货币政策方面,删除了“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的表述;重提扩大内需;再度要求“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从以往来看,当阐述货币政策用到“闸门”的时候,往往对应着货币政策偏紧时期。比如,2016年第四季度央行货币政策报告重提“调节好货币闸门”,正好对应着上一轮货币政策实质偏松阶段的终结。如今,“闸门”被去掉了。

我国货币政策存在多目标的问题,去年的重心毫无疑问是金融防风险、金融去杠杆。如今重提“扩大内需”,或标志着货币政策正在回归总需求管理。

有了第一次,未来降准还会不会有第二次、更多次?

首先,目前我国法定准备金率仍在14%以上,从历史和全球来看,仍处于高位水平。

其次,历史上,准备金工具主要用来对冲外汇占款,但从2014年以来,外汇占款持续减少,目前新增外汇占款基本在零值附近,理应通过调整准备金“池子”的水位加以应对。

最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应该从源头抓起,而源头就是央行供给的基础货币。现行利率“双轨制”形势下,银行留不住存款,表内负债持续出表,挤压了银行息差,限制了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实施降准,给商业银行提供低成本负债,可缓解银行负债压力,从而降低银行对资产端收益率的要求。

鉴于目前准备金率仍高、新增外汇占款仍少、银行负债压力仍大,未来以降准置换存量MLF的空间依旧存在。

数据显示,即便此次降准置换了9000亿元MLF,但MLF存量仍有4万亿左右。客观上,未来央行继续降准以置换MLF的空间仍存在。

但应看到,这次降准不是纯粹放水,当前货币政策宽松仍面临诸多制约,政策调整仅限于微调范畴。

金融防风险仍位列“三大攻坚战”之首,结构性去杠杆形势下,货币政策不宜过松。

海外主要央行仍趋于收紧货币政策,在3月份加息后,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已达到1.75%,高于我国1年期定期存款利率水平。近期中美长端利率的利差也在迅速收窄。

总的来看,复杂的外部形势下,政策放松的动力在积累,倾向在上升,货币当局对降准这类工具的容忍度加大,但去杠杆、防风险叠加中美利差收窄,使得货币政策仍面临不少制约。

打印 推荐 编辑:李观金 来源:中证网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