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牌照再减4个 央行年罚单超百张

2018-01-09 中华网投资

1月5日,央行官网公布了第五批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的续展结果,4家支付机构未获续展。算上第五批,市面上将有28家支付机构因为合并、违规、主动申请等原因注销牌照。

有违规就会被“亮黄牌”,支付宝、财付通、银联商务这样的巨头近年来也有违规记录在册。2017年,央行在处罚支付机构违规行为上仍毫不手软:预付卡违规经营专项整治行动、无证支付整治……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央行系统公布的支付机构罚单超过百张,罚没金额超过2000万元。不乏机构因为多次违规且整改不力,最终以“摘牌”收场。

支付行业增长迅速,支付牌照稀缺背景下,近期市场上“买牌”之风未减:如滴滴3亿元收购一九付、新国都7.1亿元收购嘉联支付。

被摘牌机构曾有违规记录

央行有关负责人曾明确:对于长期未实质开展支付业务的支付机构,将依法采取取消相关业务种类、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等监管措施;对于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支付机构,将严格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予以查处;对于倒买倒卖支付业务许可牌照的,坚决予以制止。

这也可以从第五批支付牌照的续展结果中得到体现。此次未续展的支付公司分别为:湖南财信金通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千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长沙星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合肥新思维商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家。

其中,湖南财信金通、长沙星联因不符合《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管制度规定,被“摘牌”。上海千悦因申请终止支付业务、合肥新思维因申请支付业务并入江苏瑞祥商务有限公司,均按程序注销。

根据央行方面此前的公示,长沙星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曾因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不规范,未按规定存放或使用客户备付金,出借《支付业务许可证》,未按规定办理变更事项,妨碍人民银行检查监督,被央行长沙中心支行处以“暂停业务,并处6万元罚款”的处罚。

此前,第四批牌照续展中被“摘牌”的机构乐富支付则成为“典型”。据了解,针对其违规行为,央行开展了18次执法检查,2次验收检查,7次监管走访;针对检查发现的违规问题,央行共实施行政处罚达到了14次。

一年罚单超百张,支付宝财付通也被罚

目前,多由央行各地的分支行公布相应的罚单。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开出的支付罚单已经超过百张,创下了近年来的纪录。其中,上海以48张罚单领跑,位于上海的支付机构几无“幸免”。

在去年的过百张罚单中,不少金额在10万元以下,但百万级别的罚单仍然出现多次。其中,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规定、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作出没收违法所得177.9万元,并处违法所得2倍罚款,处罚合计超过了500万元。

北京方面,营业管理部全年公示了5张支付罚单。其中北京银通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客户备付金相关管理规定被罚款6万元,已是北京开出的最高罚款。

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支付机构在多地出现了罚款记录。其中,随行付在呼和浩特、合肥、长沙、青岛,乐刷科技有限公司在济南、长沙,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广西、南昌都收到了监管部门的罚单。

支付巨头支付宝、财付通也在2017年遭到处罚。2017年4月21日,因其违反支付业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对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作出“限期改正,处以罚款人民币3万元”的处罚。这与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对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开出的3万元罚单一起,再次成为业界焦点。

其中,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而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是未严格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支付宝和财付通彼时回应记者称,自《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发布后,就启动了落实支付账户实名制的相关工作,将更加严格执行规定要求。

此前,央行已经对被认为是“嫡系”的银联商务开出过千万级别罚单。央行官网彼时公告称,经核查,发现银联商务存在违规现象,举报情况基本属实。

收购频发,传统巨头、互联网新贵入局

据中国支付网不完全统计,2017年总共发生了21起行业收购事件,这一数字比2016年减少了13起。从周大福、国美这样的传统行业巨头,到滴滴这样的互联网新贵,都加速了在支付领域的布局。

从金额来看,不少收购金额均是亿元“起步”,如滴滴3亿收购一九付、新国都7亿元收购嘉联支付等。

一位互金研究人士评论说,虽然央行此前明确一段时间内原则上不发放新的牌照,但对于这些互联网公司来说,场景布局、用户争夺上的时间窗口不容忽视,这也是他们不惜以重金布局支付领域的原因之一。此前,滴滴出行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未来支付公司将服务于滴滴相关出行场景,提升司乘体验。”

“未来,支付场景将进一步实现拓展,交通、教育、医疗、政务等民生领域电子支付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助力普惠金融发展。”银联总裁时文朝近期也撰文表达了对支付场景的重视。

此前有机构统计称,从价格来看,拥有互联网支付和银行卡收单业务资质的牌照价格最高,并呈逐年上升趋势,单个业务牌照价值差异较大;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资质牌照价格相对较低,价格还与业务范围有关,基本在5000万元-1亿元左右,拥有多个业务资质并且本身业务发展较好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价格则更高。

整改“在路上”:备付金提高、全面接入网联

2017年12月29日,分管支付的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慰问年终决算干部职工时强调,2018年要“严格支付市场风险管理”,“确保支付清算业务健康有序发展”。

官方迅速披露了调整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这份《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比例的通知》决定,2018年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集中交存比例至50%左右。

根据央行方面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三季度,客户备付金余额达到了4606亿元,其中前10位合计余额达到了3524亿元。与此同时,安全性问题也逐渐被重视。“客户备付金的规模巨大、存放分散,存在一系列风险隐患。”央行官网此前撰文指出。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公开直言,某些机构存在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等“乱象”。由此,就有了央行持续对支付机构的“重拳整治”。

据新京报记者梳理,不少此前摘牌机构,均是由于挪用备付金等风险事件落得“红牌出局”:如监管部门在2015年执法检查中发现,已被摘牌的西安银信商通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3393.73万元,并造成备付金资金缺口2325.04万元。

对于规范发展、规模较大的机构,此前不少分析认为其增值业务较多,影响有限,但对于那些对利息收入依赖度较高的机构,未来发展受到业界关注。此前有关文件明确: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理顺支付机构业务发展激励机制,引导非银行支付机构回归提供小额、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务的宗旨。

按照监管部门规划,从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支付平台”处理。业内人士认为,这份通知给以支付宝、财付通等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带来一场巨震,新的支付战争将打响,新的支付格局或将重塑。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此前表示,大型支付机构多已建立完善的银行直连体系,且支付成本较低,迁移至网联平台后,之前的优势便抹平了。而中小支付机构迁移至网联平台后,节约了新增直连银行的成本,且抹平了与巨头的支付体验差异,更多的是利好。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也曾表示,“网联”为中小型支付机构崛起提供了窗口期。“网联不仅省去中小型支付机构与各银行建立连接的成本,大型支付机构的优势削弱,也意味着中小支付机构在竞争中能够获得更平等的位置。”

新京报记者宓迪

打印 推荐 编辑:吴晓蓉 来源:新京报

>相关报道
投资首页 | 股票 | 基金 | 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