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新闻 >

宁波首富资产腾挪术:收购出售并谋解燃眉之急 5次卖“子”求生

2019-01-04 16:34:13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以295亿元财富登上2018年胡润百富榜的宁波首富熊续强,掌舵的银亿股份(000981.SZ)如今却陷入了一边筹划收购,一边出售资产的“怪圈”。

银亿股份1月3日披露的收购资产进展,相比2018年12月25日的公告,多了这样一条提示,“如公司预计不能按期偿付债券本息或者到期未能按期偿付债券本息时,公司暂缓重大对外投资、收购兼并等资本性支出项目的实施”。

就在12月24日,银亿股份一笔3亿元的“15银亿01”债券爆出违约,“公司资金紧张,投资人提前赎回的债券引发了违约”,银亿股份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

上述公告,或暗示着银亿股份拟15亿元收购宁波艾礼富100%股权一事陷入泥沼。

“加快应收账款回款,处置部分子公司股权及资产等方式筹集资金”以偿债,成了银亿股份的首要任务。5天之后,其还将召开“15银亿01”等四只债券的2019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大会。

15亿收购陷入泥沼?

早在2018年8月21日,银亿股份遭遇股价闪崩,8月22日,继续一字跌停,而截至2018年8月17日,银亿股份质押比例高达81.36%。

质押率高企的背景下,8月23日银亿股份紧急停牌,并抛出资产收购计划。

28日,银亿股份公告,拟以6.56元/股发行股份,加上支付现金,合计15.83亿元购买控股股东银亿控股的资产宁波艾礼富100%股权。

宁波艾礼富主营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目前主要工厂位于日本仙台、兵库,墨西哥及中国深圳、重庆,主要服务汽车、工业机器、白色家电、家居及办公等行业客户,其传感器产品占据日本白色家电市场领先地位,并是著名汽车一级供应商Continental大陆集团最大的磁簧传感器供应商。

不过,从2018年8月23日停牌,一直到当年11月20日,银亿股份的收购事项“犹抱琵琶半遮面”,其累计停牌交易日57天,累计停牌自然日长达89天,直到被深交所强制复牌。

眼下,偿付上述债券本息,成了银亿股份的燃眉之急,使得上述收购蒙上迷雾。

根据公告,被爆违约的“15银亿01”是银亿股份于2015年12月24日发行的,票面利率7.28%;债券期限为5年,第三年附有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银亿已选择第四年起上调票面利率至8.78%。不过,“15银亿01”几乎所有投资者都选择了回售本期债券,回售申报数量为2.99万张,剩余托管量仅2670张,回售金额约为3.22亿元。

但其面对的远远不止3亿元的债券违约。

目前,银亿股份还存在“16银亿04”、“16银亿05”和“16银亿07”三只债券,发行规模分别为7亿元、4亿元和4亿元,发行期均为5年。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银亿股份总负债额240.86亿元,资产负债率57.84%,其中流动负债179.45亿元,非流动负债61.4亿元。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银亿股份同期货币资金仅为12.27亿元,同比减少70.35%。

因为股价下跌和资金紧张,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银亿控股所持股份已几次被动减持,就在1月2日,银亿控股所在的银河证券信用账户被动减持合计3749万股,占比0.931%。

截至12月28日,银亿控股持有8.1亿股,占比20.12%,其中累计质押股份7.04亿股,占比17.49%,质押率仍高达87%

1月3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银亿股份董秘陆学佳的电话,但处于关机状态。

“银亿股份和中弘股份的情况非常像,非地产的产业布局出现一些问题,需要先解决债务问题和流动性压力,再考虑收购和其他布局”,1月3日下午,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他同时提到,“其债务问题的解决,要看几个方面,比如能不能及时获得外部资金,原有债务能不能灵活处置,以及如何增强市场信心。”

5次卖“子”求生

显然,银亿股份正在进行一场“加快应收账款回款,处置部分子公司股权及资产等方式筹集资金”的自救。

“不过,在今年的行情下,其融资成本和融资难度会进一步提高”,一位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

2018年12月17日,银亿控股和其一致行动人熊基凯将所持的2.06亿股(占比5.13%),以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而转让所得,将用以归还宁波开投借款本金、利息等合计10.33亿元。

此外,就在上述债券违约公告的后一天,银亿股份称,其全资子公司宁波银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拟将旗下安吉银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66.47%股权转让给上海奥誉置业有限公司,转让价约为8739万元。加上已形成的股东借款本金及利息、其他应收款等共计约5.75亿元,上海奥誉置业需支付总计6.63亿元。据银亿股份披露,此次交易预计获得收益约7000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这已是银亿股份近两年内第5次变卖资产。

往前追溯,早在2016年9月,银亿股份即出售上海大友经济发展有限公司80%股权,交易价格12.46亿元;2017年11月,银亿股份出售舟山银亿房产公司和舟山银亿新城房产公司各83%股权,交易价格合计3.6亿元;2018年1月,银亿股份以4.04亿元出售了沈阳银亿房产公司50%股权;到了2018年9月,银亿股份拟2.07亿元向上海康月投资转让控股子公司上海银月置业51%股权,预计获得收益约1.31亿元。

如今频繁的变卖资产能否解决上市公司当下的燃眉之急,还需时间检验。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