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热点 >

美股连续两日下跌 华尔街“熊市共识”逐渐加强

2018-11-22 11:44:12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经历“黑色十月”后的美股,最近连续两日下跌,围绕市场出现趋势性逆转的讨论越来越多。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高盛三大投行之后,华尔街对美股“熊市”共识似乎正在加强。

当地时间周二,美股连续两日下挫,标普500指数收跌1.82%,报2641.89点,创10月29日以来收盘新低;道琼斯工业指数跌551.80点,跌幅2.21%;纳指收跌1.70%。衡量市场波动性的“恐慌指数”VIX飙升12.3%至22.57,再次回到20上方。

美联储货币政策、国际油价暴跌、中美贸易问题等,众多因素让投资者无法对当前市场环境更为乐观,更为重要的是,三季度财报披露接近尾声,投资者正为预期中的经济增速放缓和企业盈利“见顶”做准备。从上个月的高点以来,标普下跌9%,纳指下跌14%,道指下跌8.62%。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周二美股继续大跌,从技术上已经进入熊市,下行通道已经打开。“经过十年上涨之后,投资者仓位比较重,如果美联储持续加息,加上企业盈利若不及预期,市场大幅调整是大概率事件,并且不只是技术性调整。

为何受伤的总是科技股?

科技股是美股本轮牛市背后的最重要推动力,在整个大市波动明显加剧期间,科技股也一直成为下跌的“急先锋”。一般来说,股价从52周高点内回调超过20%,被市场认为跌入技术性的“熊市”。统计显示,五大科技巨头FAANG中,Facebook跌幅最大,至今累计下跌近40%,奈飞跌近39%,亚马逊跌逾27%。从52周的高点以来,FAANG的总体市值蒸发达到上万亿美元。

持续下跌背后,是华尔街各大机构的积极调仓。根据日前陆续公布的三季度持仓报告,索罗斯基金已清仓Facebook,并减仓Netflix、Spotify等科技股。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三季度也减持了甲骨文等科技股。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三季度小幅增持苹果股票52.3万股,与前两个季度大手笔增持8660万股相比,显然谨慎了很多。

为何“动荡”中总有科技股的身影?从多位近日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观点来看,这是因为前期科技股在牛市中累积了大量的涨幅,总体估值仍然相对偏高,在市场调整过程中往往承受更大的获利回吐压力。

章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三季度报告出来后,之前涨得比较多的科技、可选消费品、医疗等大热的行业,业绩表现其实并不是特别好,就算与预期差不多,也没有明显超预期的,反而,能源、金融、公共事业等行业,相对来说业绩增长更明显。因此,前期仓位较重的科技、可选消费品等板块,在投资者的调仓过程中会遭遇抛售。

调整并不会一步完成。章俊认为,市场一波下跌之后,会迎来平稳甚至反弹,但这个反弹将是“熊市反弹”,也就是说,投资者不一定因反弹加仓,即使加仓也可能是短暂的,因为这些投资者对于“熊市”的概念可能还没有形成信念,需要进一步确认。他认为,未来将是一波接一波的“滚动”下行过程。

华尔街“熊市共识”渐成型

过去十年,美国迎来了二战以来最长的牛市周期,在全球市场表现中“一枝独秀”。然而,2018年经历多轮动荡,市场对于牛市持续的信心正在不断动摇。如今,华尔街对于“熊市”到来的共识似乎也在逐渐形成。

美银美林量化分析团队此前的研报指出,在该团队观察模型中,19个熊市指标中,美股市场已经触发了14个。高盛团队也发出警告,称其模型中的 “熊市风险指数”已经亮起红灯,甚至认为未来12个月,美股的平均回报率将为零。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 Wilson)早在今年9月就表示,美股已进入“滚动熊市”,不同板块、行业、资产将会陷入“滚动”下跌的情况,原因是利率持续走高以及全球经济扩张不再协同。

章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三季度业绩出来后,市场已开始下调明年的预期,今年四季度的数据可能会比较差,如果低于预期,市场还要向下修正。所以,这个持续向下修正盈利预期的过程,会带动市场继续下行。

在华尔街拥有“新债王”头衔的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Jeffrey Gundlach也倾向谨慎。他认为,目前美股遭抛售还没伴随明显的投资者恐慌,作为避险资产的美债价格也未明显上行,这表明更坏的情况尚未到来。他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平静”的抛售意味着美股仍然太贵,还有很大下跌空间。

不过,章俊向记者强调,即使是“熊市”也不需要太恐慌。“现在一说到熊市,大家就很恐慌,这两天跌幅的确比较大,但不意味着美股会持续暴跌。这是一个滚动熊市,一个缓慢下行持续修正预期的过程,各个行业板块滚动下行,而不是一两天内所有行业集体暴跌。”

预计明年美国经济放缓并将反映在市场

面对近两日股市震荡,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11月20日又对美联储展开抨击,称美联储是个“问题”,现在利率太高了,呼吁美联储降低利率,并称科技股现在遇到了麻烦。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也表示,没看到经济过热的迹象,美联储应暂停加息以观察经济形势发展。

这与过去一周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多位美联储官员发表“鸽派”言论的风向一致。鲍威尔上周对美国经济表达了乐观态度,但流露出对经济面临三大阻力的关切,即需求放缓拖累全球经济、财政刺激政策消退以及货币政策滞后性影响。美联储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上周直言,美联储利率已接近“中性”水平。这让市场产生一些观点,认为美联储的政策风向要变,2019年加息步伐或放缓。

对此,章俊向记者表示,他认为美联储暂时不会将其落实到行动上。“美联储是预期沟通式的管理,在真正行动前,它会反复地与市场进行沟通,释放各种信号。如果预期管理得好,它有时甚至不需要采取行动。”

在章俊看来,这只是一个预期管理的开始,因为鲍威尔以前讲话偏鹰派,认为美国经济不错,支持持续加息。对于美联储态度的暂时软化,章俊认为不能作为具体的判断。“我们目前维持明年两次加息的预期,而美联储的点阵图是三次。”

为何美联储加息放缓“风向”出现,美股市场反而进一步下跌?对此,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认为,日前美联储主席讲话谈及经济放缓的风险,似乎暗示加息速度的调整。然而,这种调整往往是(经济)周期放缓的确认,“这个时候,不能加息和快速加息,一样伤人”。

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经济表现亮眼,二季度GDP增速达到4.2%,三季度增速也达到3.5%,失业率也达到了3.7%左右的历史地位。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二发布的报告指出,虽然美国2018年的实际GDP增长前景保持为2.9%,但由于近期贸易摩擦问题的影响,2019年的预测已下调至2.5%。

章俊认为,从宏观角度来讲的话,美国经济今年二季度已经见顶;经济复苏到这个阶段,“特朗普景气”已开始减弱。从供需方面来讲,美联储加息导致企业融资成本上升,经济持续复苏导致劳动力成本上升,贸易争端导致产业链成本上升,美国企业的成本端将持续上升。

从需求端的角度来看,章俊认为更明显,特朗普减税效应在减弱,中期选举共和党丢掉众议院后,2019年的“减税2.0”和万亿美元基建刺激大概率“难产”,需求端也持续走落,美国企业没能力提价来覆盖成本提升,美国企业盈利会持续变差。

虽然三季度业绩还没有明显征兆,但资本市场看预期,企业盈利下降的预期将反映在市场里。章俊向记者表示,摩根士丹利认为,美国经济增速今年四季度将明显下跌至2.4%,明年各季度预计分别是2.1%、2.0%、1.9%、1.8%,每季度环比下跌0.1个百分点;到2020年可能更明显,甚至会到1.5%,甚至更低。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