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热点 >

成都国资拟上位大股东 红日药业酝酿三度易主 接盘者兴城集团

2018-11-28 16:53:02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在目前的市场行情和融资环境下,各方股东选择出让部分持股,也许都有各自的考虑。对公司来说,引进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作为大股东,从长远来看也并非坏事。”11月27日,一位熟悉红日药业(300026.SZ)的中介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前一日晚间,红日药业公告称,股东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大通”)及实控人姚小青、股东孙长海拟转让手中部分股份。转让完成后,具有地方国资背景的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城集团”)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这也是自今年6月以来,红日药业第三次可能出现控制权的变更。半年前,姚小青从天津大通手中拿回了红日药业的实控权,更早之前天津大通则曾筹划过股权和控制权的转让。

同日,包括红日药业、天津大通以及兴城集团等多方在内,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出的采访需求进行了回绝,并表示目前一切信息均以公告披露为准。

实控权或再变更

在姚小青作为创始人拿回红日药业控制权不到半年后,其将以转让部分股权的方式拱手将控制权出让,这也令市场颇为好奇。

11月26日晚间,红日药业公告称,天津大通、姚小青及孙长海11月25日分别与新城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合计转让16.195%股份给兴城集团,转让价格3.83元/股。这一价格较公告当日收盘价3.36元/股溢价14%。

股权转让完成后,兴城集团将上位红日药业第一大股东。此前,天津大通一度为红日药业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21.19%股权;姚小青及其一致行动人则合计持有20.70%股权,但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姚小青作为红日药业的实控人,时间始于今年6月下旬。这意味着,仅不到半年时间,红日药业的控制权将可能出现第二次变更。

据悉,彼时姚小青与担任红日药业副董事长的孙长海通过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从而合计持有的可实际支配的公司股票表决权达到20.70%。随后,天津大通出具承诺,放弃红日药业控股股东的地位,认可姚小青作为红日药业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在过去的数年时间中,虽然姚小青作为红日药业创始人和董事长,但有关其与天津大通之间就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消息,一直屡见不鲜。因此,对于天津大通为何会在半年前选择放弃红日药业控制权,一直是外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上文提及的熟悉红日药业人士表示,虽然无法具体知晓天津大通种种操作背后的详细原因,但从其今年先后对外转让了大通燃气(000593.SZ)近30%股权,以及数次筹划转让红日药业部分股权来看,似乎面临着流动性风险。

Wind资讯数据显示,目前天津大通持有红日药业的21.19%股权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而在6月对外转让大通燃气30%股权前,其持有的股权也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正因此,早在此次筹划股权转让之前,天津大通已先后数次计划对外转让红日药业部分股权乃至控制权。

今年6月初,天津大通计划转让10%红日药业股权给北京高特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高特佳”),并委托其余持股的表决权,从而将控制权易主。但半个月后出现变更,将受让方调整为由高特佳实际控制的天津星泽睿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不过,随着兴城集团的可能入主,上述天津大通与高特佳之间的股权转让事宜,也随之宣布终止。

接盘者兴城集团

与天津大通相比,才上位红日药业实控人不足半年的姚小青同样选择转让部分股权,或许更令外界感到意外。

在今年6月姚小青上位红日药业实控人位置时,外界曾对这一变化颇为看好,认为其作为公司创始人,在集管理权和控股权于一身的前提下,将更有利于企业的长远稳定发展。

但这一情况也将随着兴城集团的进入,或许发生变化。

工商资料显示,兴城集团系成都市国资委全资下属企业,同时也是成都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今年买入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服务业500强行列,主营业务涉及建筑施工、地产开发、医疗健康、文化旅游、资本运营与资产管理五大产业。

兴城集团官网进一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集团资产总额1378亿元,净资产405亿元,具备雄厚的开发实力、丰富的建设经验和强劲的投融资能力。

11月27日,兴城集团宣传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鉴于交易处于起步阶段,暂不方便对外接受采访。

红日药业方面则表示,本次股份转让对公司人员独立、资产完整、财务独立不产生影响。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仍具备独立经营的能力,具备独立的法人地位。

不过,倘若此后兴城集团成为了红日药业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将出现变更,目前而言仍为时尚早。

根据红日药业26日晚间披露的公告显示,股权转让完成后,姚小青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3.68%,若与孙长海等一致行动人的持股合并计算,则持股比例将达到15.952%,与兴城集团持股的16.195%相比,相差仅为0.234%。

11月27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从过去姚小青与天津大通之间发生的故事来看,兴城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后,红日药业控股权是否会同步发生变更目前仍很难断言,并认为这主要取决于双方的态度。

“一个是双方持股比例相差不大,如果现有管理层希望维持住现有局面,未来可以通过增持的手段解决股权比例的问题;另一个还是看兴城集团的态度,是战略投资还是有意控制权。如果未来真的爆发控制权之争,对公司和中小股东而言很可能是一种伤害。”沈萌说。

上文提及的熟悉红日药业中介机构人士也表示,现在谈控制权还为时过早,但具有国资背景的兴城集团的进入,将对公司融资环境的改变发挥作用,并有利于现有业务的持续开展。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