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热点 >

2018资管变局:非标人才过剩回流银保传统机构 合规部门合规岗重要性凸显

2018-12-28 14:42:51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个体的命运从来都是裹挟在时代的洪流之下。

资管行业风生水起数年,在系列新规落地后正式进入洗牌时间。行业格局的腾挪之下,蕴藏着大量从业人员的迁徙,这种个体的迁徙也许看起来不那么惊涛骇浪,但却在持续进行且遵循着固有轨迹。

时值年底,各大机构纷纷开始关门算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与各类资管机构的多位人士交流,年终盘点的关键词多是“压缩成本”,落实到具体做法上,简单直接,即裁员降薪。

上海地区一位券商债券部门人员张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公司年初的时候有将近300人,目前只有200左右,减员了30%,还在持续“裁员”中,其所在部门即被通知要撤并掉。“券商今年尤其困难,投行、经纪、资管等所有的业务线收入全部下滑,之前从来没发生过。”

机构一般极少直接明确表示要裁员,但据了解,今年资管领域的流动性相比往年要明显频繁得多。从流动方向上看,据记者梳理,大量资管人员或被动或主动地从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非银资管领域出走,纷纷将简历投向银行资管、保险资管。

一位今年从基金子公司跳槽入保险资管的人士对记者说,这种趋势去年就已经很明显,当时换工作时抱定的想法就是,这种大环境下一定要去资金方,从这个逻辑出发,当时选定了三个方向,一是银行资管,二是保险资管,三是金融租赁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由于大部分都由银行出资,而且也能从同业市场去拆借资金,这一较高的门槛也使其备受青睐。

然而,大资管的行业洗牌对从业者带来的影响并非只是内部腾挪转移而已,更大的前提是整个行业的转型和改革,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业务模式中积累的业务能力和经验已不再适用或者说过剩。

具体而言,一方面,银保等资管公司或部门,无法消化那么大量的人员,另一方面,人员的供给和需求已经不再匹配。比如作为市场一大热点的银行理财子公司,确实有吸纳人才的需求,但是据记者了解,其所需的也主要是具有权益市场投研能力的人员,市场过剩的主要是资管(非标)人才。

这些在此前数年的资管大浪中供养出来的人员,势必另谋出路,找到新的突破口。

出走非银资管

从非银资管规模数据上看,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约52.23万亿元,去年底为53.57万亿元,减少1.34万亿;其中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和券商资管业务规模下滑最多,分别减少2.02万亿和2.70万亿,公募和私募有所增长;信托方面,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信托资产余额23.14万亿元比去年末的26.25万亿减少3.11万亿。

上海地区一家券商资管公司人士对记者说,对券商资管影响最直接的一点是,以前可以发固定收益型的产品,比如明确半年4.9%之内的年化收益,这种类似银行理财又比理财收益高点的产品很好冲量。但现在新规不允许约定收益,不允许摊余成本,只能发净值型。“资管的收入就是由规模决定的,这块最好冲规模的产品被禁,业务规模就断崖式下滑,收入下降严重。”

新规明确后,资管基本只能做主动管理。现在券商资管就两块,二级市场主动管理产品和ABS(资产证券化),ABS已经做得过多,其建立于优质资产的基础上,经济形势不好本就缺乏优质资产,且大都在国企央企手中,国企央企又不缺融资渠道。

事实上,张强主要在券商从事一级市场发债业务,今年虽是债券牛市行情,但主要是利率债的大牛,对于信用债发行而言,仍是步履维艰,部门今年表现欠佳,公司决定将其整个部门撤销并入其他部门中,“其他部门不可能接纳所有人,而且并过去也意味着要降级减薪。”

张强说,目前看来,除了排名前十的券商情况较好,往下的都很困难,很多同行都在谋求出路,不少人去到新的公司还未过试用期又被迫离职,因为新单位也开始减员。

上述保险资管人士对记者说,形势不好的时候,去传统机构是普遍选择,尽管待遇上有落差,但是这种时候发现,银行保险至少是安全的,据他透露,近来一段时间至少四五个同行朋友,希望其推荐至保险资管,“不过保险资管要人很少,我们今年就没有新岗位出来。”

信托公司看上去没那么“惨烈”,但也是暗潮涌动。上海地区一家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说,公司最近即启动了全员考核,并且设有不合格比例。而此前从来没有进行过类似的全公司考核,只是在部门内部。

北京地区一家区域国企信托公司人士对记者说,公司倒是没有明确说要减员,但是收入上下滑很严重。今年,该公司所有业务部门收入全部下滑,目前亦在计划另谋出路,保险资管也是主要的考虑方向。

在冬天反思

不管是从个体的角度还是从整个行业的角度出发,在困境中似乎更能理解到很多现象背后的真相,并作出相应的策略调整。

加强风控和合规工作的要求是当下的金融业的另一个主题词。上海地区一家基金子公司日前整个被撤销,母公司吸纳了很少一部分人员,其中一位调入母公司风控岗位的人士对记者说,监管对合规工作要求越来越严格,推出了很多相关的规章制度。证监会去年下半年出台的《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合规管理办法》明确了合规总监的职能和权力。

上述人士表示,根据新的要求,很多机构都增设了不少合规岗位,对合规人员的薪资也有明确规定,要求不能低于平均薪资,并且会进行实际检查予以落实。另外,金融领域市场猎头也反映,近来合规岗一直有需求。

风口浪头时,一家机构自身的风格也显露无遗。降薪过冬或是典型现象,收入对比上,此前资管大年时能收获百万奖金的业务经理们,今年回到十万二十万的大有人在。

但也并非人人如此,上述上海地区券商资管人士就告诉记者,公司今年没有盈利,但是平衡了往年的收益,今年将过去的奖金全部一起发放,因此总体上收入比去年还多出一些,但是明年的情况就很难说了。

而张强则略感“心寒”,为了避免补偿,公司以各种名义找员工问题迫使离职,“刚开始申请劳动仲裁还有胜诉的,后来公司摸索出一套‘成熟模式’,基本没有胜诉的案例了。”公司一边大量撤并业务部门,另一边刚刚重金聘请了一位品牌首席。

货币政策宽松趋势明朗,也许明年会有更多的流动性进入市场,但是对经济本身的悲观预期已经令从业者们无法再“奢望”前几年的行情。回过头来看,彼时的繁荣更像是幻觉一场,泡沫中建立起的乐观预期很快转向,乐观预期下加上的杠杆却如磐石不移。对张强们而言,也许还顾不上更多思考,刚刚在高位上背下的房贷才是目前真正的焦虑所在。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