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基金 >

规模下滑:24家基金管理人排名退超10位 知情人坦陈“转型”要点

2019-01-03 13:55:49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2018年度剔除货币基金和短期理财债基规模后,规模前三名被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华夏基金包揽。

而与此同时,差距也进一步加大。21世纪经济报道数据显示,2018年公募基金规模排名后退超过10个位次的基金公司有24家,其中“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的长盛基金最为典型;其次则是华商基金。

此外,最近几年新成立的基金公司也表现出了分化的趋势。

譬如2014年成立的红土创新基金较2017年后退了9位;同年成立的九泰基金,较2017年下滑了14位;而同年成立的中金基金则较2017年前进8位。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由于规模下滑带来的成长压力,基金公司也在总结过去的发展情况并探讨新的突围方向。

老牌基金公司“滑铁卢”

在今年管理规模排名退步幅度较大的几家公司中,长盛基金是其中成立年份最早的基金公司。

作为“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 2018年年末,长盛基金剔除货基和短期理财债基后的管理规模为164.57亿元,同比缩减了45.83%;排名第64位,较2017年的排名后退了22位。

“今年规模下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定制基金清盘。”1月2日,一位接近长盛基金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从数据来看,长盛基金今年清盘的基金数量亦排在所有基金公司首位,规模超过8亿元。

2018年管理规模排名后退位次位居第二的华商基金,在该年度剔除货基和短期理财债基后的管理规模为177.46亿元,排名第58位。数据显示,华商基金2018年管理规模较2017年缩水了48.52%,缩水幅度超过了长盛基金,位次则较2017年下滑20位。

“去年年初的时候旗下基金出现了踩雷的情况,虽然去年上半年基本已经妥善解决了,但对规模还是有些影响的。”1月2日,一位接近华商基金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018年上半年由于债券市场违约风险的扩散,多家民营企业先后违约,华商基金旗下债基也因踩雷“15华信债”、“11凯迪MTN1”等债券而出现暴跌。

除此之外,红塔红土基金2018年规模排名后退了18位,是排名退步位次位居第三的基金公司。数据显示,红塔红土基金2018年剔除货基和短期理财债基后的管理规模为5.42亿元,规模同比下滑幅度则达到了64.86%。

管理规模排名后退超过10位的24家基金公司中,还有中科沃土基金、长信基金、申万菱心基金等公司,2018年的管理规模排名亦分别后退了16位、11位和14位。

“2018年中短债产品好做,收益也比较好,所以长盛基金基本在向这个方向转向。另外以前定制产品其实也主要偏固定收益,定制产品清盘之后,基金经理就自然的接过来转向中短债了。另外2018年公司也比较重视量化,量化团队管的产品也很多,有些之前业绩不是特别突出,特色不是特别明显的,可能就转向做量化了。”前述知情公募机构人士表示。

据其透露,长盛基金将今年的几个重要方向定在了养老,国企改革ETF等产品。

“从海外多年的实践结果来看,常青树的产品基本不是一些短期热点所致。资本市场总是起起落落,市场热点也变幻无常,而真正的常青树产品可以跨越大周期,会和国家发展相交织。未来,我们希望做一些长期的、长青树产品。”1月2日,汇丰晋信基金有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2018年管理规模排名中,汇丰晋信基金排在第66位,排名较2017年下滑了14位。

新基金公司“冰火两重天”

除了成立较早的基金公司外,新基金公司也在近两年的竞争中逐步表现出了分化。

记者数据显示,2018年管理规模排名第84位的九泰基金该年的管理规模同比下滑了59.2%,2018年的管理规模在46.02亿元,后退14位。

九泰基金于2014年成立,在2014年同期成立的6家公募基金中,红土创新基金2018年管理规模排名后退9位,排名121位;北信瑞丰基金后退11位,排名97位;创金合信基金后退5位,排名69位。

相较之下,同年成立的中金基金前进了8位,排名82位,2018年管理规模同比大涨202.53%;嘉合基金的排名亦前进了11位,排名93位,2018年管理规模同比上涨261.42%。

尤其是嘉合基金2018年度混合型基金规模较2017年年末增长了13.7亿元,债券型基金规模较2017年年末增长了4.48亿元。

由于定增类产品遇阻,此前以定增产品占优的九泰基金亦受到一定影响。此前一位接近九泰基金人士则告诉本报记者,“2018年公司主要侧重权益类产品。”

分产品类型来看,2018年九泰基金混合型产品规模较2017年减少75.26亿元,总规模45.88亿元;债券型产品规模较2017年减少0.52亿元,但总规模仅0.13亿元。

由于2018年权益类基金的表现不佳,因此权益类占比较高的基金公司规模均受到了一定影响。

“2018年随着二季度资管新规落地实施,以及贸易摩擦引发的市场调整,市场风险偏好出现了变化,资金从高风险偏好基金向低风险偏好基金转移,相应地,投资者的偏好表现为从投资权益基金转向投资债券基金。”1月2日,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受访指出。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