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TMT >

快讯:信用卡“激进”警钟 逾期未偿总额10年增22倍高达797亿

2019-08-19 15:47:56  长江商报     参与评论()人

因买房首付缺6万块钱,武汉的李小姐委托“用卡大户”、朋友杨女士从自己的卡上“挪出来”借给她,双方约定债务和利息都由李小姐负责。

像类似李小姐这样通过信用卡违规“过桥”借贷的人不在少数。央行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底,信用卡授信总额0.98万亿,期末应偿信贷总额1582.12亿元。到2019年第一季度末,信用卡期末授信总额为15.81万亿元,应偿信贷总额为6.98万亿元。10年间授信总额增长16倍,应偿信贷总额增长43倍。

值得注意的是,到2019年第一季度,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达797.43亿元,相比2008年末的33.77亿,10年间增长超22倍。

“目前来看,银行方面认为总体逾期比例还在可控范围内。但不可忽视的是‘信用卡危机风险仍在加剧’。”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峥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过去信用卡的风险比较单纯,只是本身是否欠款逾期,如今信用卡危机的爆发已经与‘共债风险’联系在一起,是由消费金融、P2P、网贷等渠道共同构成,对于信用卡的风险防范提出了更高要求。”

“银行在防控风险上,最重要的就是从源头上管控。严格办卡人的条件以及谨慎确定授信额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系副教授冀志斌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银行发卡“狂飙猛进”

“银行信用卡的钱太好借了,像我朋友杨女士这样的‘优质客户’,随随便便套个30万—50万不在话下。”李小姐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而且她因为长期用、资质好,借钱利息低,年化率仅五点几。”

从银行信用卡授信额度来看,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29万元,授信使用率为44.13%。在2008年,银行信用卡发卡量为14232.9万张,信用卡授信总额9804.57亿元,一张卡的卡均授信额度仅6888.67元。人们对信用卡的使用深度,还表现在持卡数量上。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9亿张,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49张。相比2008年,信用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数量增长386%。

事实上,在国有行和股份行深耕零售市场的同时,城商行和农商行也加入战局。从已披露的2018年年报来看,2018年宁波银行累计卡量175万张,江苏银行166万张,广州农商银行141万张,贵阳银行140万张,徽商银行127万张。而中农工建四大行,截至2018年末,工商银行累计发行1.51亿张,较上半年多增3600万张;建设银行发行1.214亿张,新增1147万张;中国银行发了1.1065亿张,较去年增幅14.3%。农业银行全年共计发了1.0282亿张。

过度授信、多头授信导致风险增加

“由于信用卡的特性决定,并不能以中国全部人口总数作为基数来统计,因此信用卡的目标人口数量大致仅为4亿至5亿左右,以此来计算的话,实际上早已达到人均多卡的局面。”董峥表示,“这也是信用卡为何存在着‘多头授信’带来巨大风险的背景。”

上文提到的杨女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其年收入在10万左右,5家银行对其授信额度之和以达到其10年收入之和。有行业人士也表示,银行在争抢“优质客户”上,发力明显。类似教师、医生、公务员等职业,凭身份证就能到一家银行开通30万信用额度的信用卡,而通过网上包括京东金融、蚂蚁借呗等其他信用授信渠道,还能继续提升额度。

“面对互金等的竞争,这两年信用卡业务加速互联网化,线上申请办卡、线上还款简单易操作。部分银行在信用卡业务执行策略上比较激进,用户下沉过猛,但是风控模型和运营经验却又没有跟上。2018年现金贷业务整顿和P2P风险的爆发,导致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和逃废债风险暴露。”有银行人士表示。

这在银行支付系统数据中也有体现,信用卡的半年逾期未偿还总额,从2016年开始加速增长,三年分别增长了150亿、130亿和120亿元,增速明显超过2011年到2015年的水平。

“随着银行对线上发卡用户和下沉用户的开发,新开发的用户可能将成为逾期的‘高发户’。因为优质客户被开发完后,一些低额度、中低收入客户,不可避免的出现更大的逾期风险。”有金融行业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

专家呼吁树立正确用卡观

汉口的杜先生在5年前在某股份行办了一张信用卡,仅在第一年使用了5次信用卡,以后均为达到使用次数,每年需要向银行缴纳300多元的年费,但因为他认为自己没使用该信用卡,就不再理会银行对年费的催缴短信。不料,当他想要买房时,置业顾问告诉他,查询到他有笔信用卡已逾期3—4年,所以征信上不合规,银行不会放贷,所以他也失去了购房资格。

在董峥与信用卡打交道20多年的从业生涯中,这两年咨询类似问题的越来越多。“合理消费,适度用卡。”董峥呼吁说,卡民应该建立正确的用卡观,不要错把银行的信用卡额度当作自己的钱,陷入奢侈和冲动性消费。

他还建议,银行需要警惕“逾期潮”的风险,在发展中切忌盲目扩张,不要再以“提额”作为挽留用户的手段,对于违规用卡严格监控并予以降额、停卡等措施,同时还应提升信用卡运营理念,从过去产品、营销、风险等业务流程的割裂模式向“产品—营销—风险”一体化模式转变,将场景营销、金融科技、风险管理一并纳入到信用卡业务链条。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彭亚兰律师表示,近几年常有市民打电话来咨询信用卡逾期收到律师函等情况。她提醒,用卡用户或准信用卡用户应珍惜自己的信用,否则轻则可能影响征信被拉入黑名单,重则可能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或信用卡诈骗罪等。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