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理财 >

金控监管细则呼之欲出 P2P排雷首当其冲

2018-12-18 16:28:30  时代周报     参与评论()人

蚂蚁金服估值达到160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两个高盛集团,覆盖了6.22亿用户,管理着价值2.2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12月13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长安论坛表示,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金融控股公司不仅仅有银行,还有证券、保险和信托公司。

12月11日,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从接近监管人士处了解到,金控监管的具体细则“还在研究讨论中”。这再次引发市场关注金控监管细则对企业的影响,尤其是互联网巨头涉金业务的去留。过去几年是国内金融控股公司步伐显著加快的高速发展期,除了银行、保险和证券等传统金融机构相互渗透综合化经营外,包括腾讯、阿里、网易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涉足其中,形成了数量众多、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各类金控平台。

“金融业具有明显的放大效应,对于急于形成规模的民营企业来说,有很强的吸引力。”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民企涉足金融领域,不仅能够为自己降低融资门槛与成本,同时也能够使资产获得更高的收益率。

一位广东金融监管机构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仍在征求各方意见的阶段,断言细则落地并不合适。根据之前公布的时间表,金控管理细则应当在明年上半年出台。

关联交易催生高风险

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下称《报告》)中,就以专栏的形式呼吁,必须抓紧建立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制度,规范金融控股公司发展,填补监管空白。

“我国对于金融控股公司的定义还相当模糊,因此管理起来存在较大困难。”上述监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目前,金融控股公司大致上被认定为由一家母公司控股,各项金融业务由子公司独立经营,涵盖的业务范围很广泛。

“过去几年,互联网巨头们都在布局覆盖方方面面的全产业链条,金融服务作为其中收益率相对较高的行业,自然也受到巨头们的青睐。”任职于某互联网巨头旗下金融控股公司的雷洋(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其所属企业的布局之中,互联网金融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例如在阿里巴巴集团之下成立仅4年的蚂蚁金服,已经成长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其估值达到160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两个高盛集团,覆盖了6.22亿用户,管理着价值2.2万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蚂蚁金服其实是互联网金控迅速发展的一个缩影:他们纷纷跑马圈地,划下一个个宏伟的金融版图;与此同时,他们往往“不显山露水”,大多通过隐性关联企业完成,加上企业内部保密机制、公关控制,公众甚至是监管机构都很难了解到互联网金控实际情况。

“民营企业与旗下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往来,都可以被称作是关联交易。”黄志龙在采访中指出,由于监管缺位,这部分的关联交易不但可能放大金融业务的风险,更可能导致金融风险在关联企业之间传染,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例如2004年,曾经名震一时的民营金融控股公司德隆系,就因为规模过度扩张和非正常操作,导致资金链断裂,陷入了财务危机,并最终轰然倒塌。

“金融控股公司在市场中既是投资者又是融资者,也是交易的信息提供者。”雷洋在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尤其互联网金控公司规模庞大,几乎涉及金融业各个领域。“如果整条资金链都是通过关联交易进行,违规操作肯定不可避免。”

互金巨头要穿透式管理

“早几年中国金控公司较少,近年来不同类型的金控公司越来越多,受到的监管各不相同,一些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甚至存在逃避金融监管的隐患。”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以BAT为例,阿里巴巴布局银行、保险、基金、证券、小贷等多个金融板块,已经有第三方支付、保险、小贷等多张金融牌照;腾讯的金融版图则横跨了第三方支付、保险、证券、银行、基金、小贷等多个领域;百度方面则与中信银行联合成立百信银行,并正在申请百安保险牌照等。

“尽管细则还没有出台,但对金控公司旗下的跨行业子公司纳入监管是可以预见的。”上述监管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以来包括熊猫金控、渤海金控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相继拟剥离旗下互金业务。

今年11月27日,蚂蚁金服发布公告称, “相互保”升级为“相互宝”。新的“相互宝”是一款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背后不再对接《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从一款团体重疾险,变成了纯粹的互助计划,由蚂蚁金服独立运营。

这一行为被看作是蚂蚁金服今年以来“淡出”金融领域的又一举措,在此之前,包括芝麻信用以及小额贷款,都受到监管层面的压力。

“行业中剥离互金业务的企业不在少数。”雷洋在采访中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过去金控公司的数据报表都是以旗下单一主体进行申报,但从监管的角度来看是有所欠缺的:“从集团的报表很难看出里面各项关联交易之间的嵌套关系。”

“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已经提了很久,加上此次金融控股公司的模拟监管已经实施近一年,细则出台只是时间问题。”上述监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根据《报告》,此轮金融控股公司模拟监管试点最重要的目标,是将目前没有纳入监管体系的金融控股公司纳入监管。

根据《报告》,预计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将集中在7个方面:市场准入监管、资本充足率监管、资产负债率要求、股权结构管理、公司治理监管、集团整体风险监管、关联交易监管。

“强调资本充足率监管以及资产负债率要求,是强调通过资本充足率强化资本真实性和充足性要求;同时反映风险资产比例资本,以此来反映公司杠杆的高低。”雷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对于互联网金融并没有资本充足率以及资产负债率上的具体要求,这不仅使互金在竞争上占据绝对优势,由此而催生的金融风险也难以监管。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