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投资 > 新闻 >

《听雪楼》开新武侠影视改编先河,欢瑞世纪如何把握年轻受众,进军多元题材?

2019-07-31 13:37:07  中国金融商报网     参与评论()人

“《听雪楼》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江湖传说,没有之一。”

这是豆瓣网友“月饮清风”在2011年写下的一句书评,距今已经过去了八年,而早在这条书评发出的十年前,沧月就已经开始陆续发表被称为“新武侠”的《听雪楼》系列作品。

可以说,《听雪楼》这个诞生了十八年之久的IP背后,是漫长时光里沉淀的庞大读者群体。这也就意味着,将其改编成影视剧所承担的期待与压力。

目前,由欢瑞世纪影视传媒出品的电视剧《听雪楼》在腾讯视频已经上线13天,累计播放量6亿左右,网络剧播放量日榜第一,腾讯平台评分7.4.在近期低迷的影视剧市场中,这样的成绩足以进入领跑行列。但同时,与原著差异较大的改编剧情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

围绕《听雪楼》这部IP改编剧,娱乐资本论采访了《听雪楼》总制片人、欢瑞世纪董事长钟君艳、导演尹涛、编剧韩佩贞。从为何大刀阔斧地对原著剧情进行改编聊起,我们发现无论是内容改编还是演员选角,欢瑞世纪都坚守着自己对市场和受众的理解。

尤其是在剧集选角上,欢瑞世纪将艺人经纪业务与影视制作打通,一边源源不断地用优质的影视剧项目培养新人,另一边对新人的启用也节省了制作成本,已成名演员则通过出演其他公司剧集为欢瑞创造收入,形成了影视与经纪难得的双赢局面。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听雪楼》并非欢瑞过去轻车熟路的仙侠题材,而是摒弃了很多玄幻因素的武侠剧。

事实上,从《盗墓笔记》的探险题材,到《麻雀》的青春谍战、《胜女的代价》的都市言情题材……欢瑞世纪对不同题材的探索从未停止,对年轻受众观剧喜好的洞察是可以贯通的。

而这一切,我们还是从《听雪楼》这个项目谈起。

把原著用毁灭解决的问题,

用重生来解决

作为一个畅销十几年的武侠IP,《听雪楼》的影视化改编势必伴随着大量的关注。而那些关于“魔改”的争议,并不仅仅源于书粉“原著原教旨主义”的情绪,也与《听雪楼》自身文学特色导致的改编难度有关。

《听雪楼》原著小说由《血薇》、《护花铃》、《荒原雪》三本书组成,其中男主角萧忆情和女主角舒靖容的故事在篇幅上并不占据绝对优势;相反,有很多围绕其他人物展开的独立单元故事,故事之间的叙述顺序也并没有遵循时间线。与其说这是一部长篇小说,《听雪楼》更像是同一个世界观设定下的短篇小说集。

《听雪楼》的编剧韩佩贞告诉娱乐资本论,单元故事中个性鲜明的人物是原著的优势所在,同时也成为了影视化改编的一大障碍:如何将零散的、相对独立的情节整合成一个适合影视剧呈现的线性叙事结构,成为了剧本创作的首要问题。

编剧保留了原著中《血薇》的主线剧情作为背景框架,然后将书中的众多短篇故事按照时间轴重新排列。像《海上花》这样与男女主角完全没有关联的故事,则抽取出“海上花”这个意象,放在主线剧情中成为一个道具。

尽管保留了原著中绝大部分剧情原型,但对通过一些关键情节点的改动,电视剧《听雪楼》重塑了人物设定。这也成为了备受书粉质疑的地方:原本那个冷血孤僻、武功高强的舒靖容,怎么就成了善良活泼小姑娘呢?

《听雪楼》导演尹涛表示读原著小说的感受是,“我喜欢里面的一些话,但个人主义、强者至上这些是不符合现在的价值观。”

在原著中,舒靖容的父亲因走火入魔自刎而死,八岁的孤女阿靖由于父亲的血魔身份而备受冷眼,早早成为冷血杀手;而在剧中,编剧则为阿靖编织了更加温情的童年回忆,无论是父亲“好好活下去”的临终遗言,还是师父师兄的教导与呵护,都促成了阿靖人设中的柔软一面。

韩佩贞认为,“没有得到过爱的人,可能并不懂得如何去爱别人。”原著里的阿靖尽管冷面示人,但并非全然冷酷,她也会同情命运不幸的女性、收留被听雪楼灭门的家族遗孤。电视剧抓取了原著对阿靖童年描写中相对平顺的部分进行扩写和强调,从而为阿靖的那些恻隐之心找到了行为逻辑。

与人设转变相伴而来的,是价值观的重塑。

在沧月笔下,听雪楼是一个杀手组织,楼主萧忆情信仰秩序与力量而非正义侠骨,灭雷家满门源于对其火药的觊觎;但到了电视剧中,听雪楼以为祸江湖的拜月教为敌,雷家的覆灭也变成咎由自取,谢冰玉等配角的结局也更加积极。

把原著中的惨烈和尖锐抹平,用更符合传统武侠价值观的“侠义”取代慕强的价值观,用重生代替毁灭来解决矛盾——这或许,才是《听雪楼》影视化改编的核心要义。

这并非两种价值取向绝对的高下之分,而是电视剧区别于文学作品的传播特性决定的:文学创作相对私人化,电视剧则面向大众,必然要考虑到更主流的价值和审美取向。凄美虐心的文字能够集结一众粉丝,但凄美虐心几十集的电视剧就很难获得市场。

《听雪楼》的导演尹涛表示,“过去网文创作环境是非常包容和开放的。但拍给现在的年轻人看,还是需要一个正确、积极的价值观导向。”

市场的喜好在变化,

但“以剧带人”都在计划中

对《听雪楼》的影视化改编,折射了欢瑞世纪对市场喜好的敏锐眼光;而这种敏锐,又集中体现在对角色和演员的理解上。

钟君艳告诉娱乐资本论,“观众的喜好一直在变。比如十年前,男主屌丝逆袭的故事会更加出彩;现在可能要有出身高贵却跌落凡尘这种反差,最强的人也有最脆弱的地方。”而武功高强又病入膏肓的萧忆情,就是这种形容的最佳注解。

钟君艳还提到了《古剑奇谭》中的百里屠苏、《大唐荣耀》中的李俶:“百里屠苏的煞气一直伴随着他,是他最致命脆弱的地方;李俶出身皇族,皇家又大厦将倾,他必须站出来力挽狂澜……有让观众敬佩的地方,也有让观众心疼的地方。”

相比“大IP+流量明星”的惯用搭配,欢瑞出品的剧集对明星的依赖程度相对较低,更常选用新人演员。欢瑞内部有自己的项目评估体系,S级项目对主演本身人气的带动作用是经过验证、从无意外的。

这次选用秦俊杰而非新人演员饰演《听雪楼》的男主角,一是因为萧忆情这个角色相对沉重,对演员的阅历和演技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二是因为秦俊杰以往的角色都比较欢脱外放,而萧忆情是另一个极致,与他过往的表演差异很大。

这个选择,反映了欢瑞世纪的双重身份:影视制作方和艺人经纪方。“我们不会让演员一直重复自己,而是去挖掘他的多面性。”钟君艳用李易峰举例:演过《古剑奇谭》中喜怒不形于色的百里屠苏,就再去演性格完全不同的、《活色生香》中爱恶作剧的“小霸王”宁致远。

相比一些公司经纪业务和影视制作业务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欢瑞世纪的两种身份则足够和谐。

钟君艳告诉小娱,尽管常常选用自家演员出演,但欢瑞的剧本创作是独立于选角的,一切为项目服务,不存在为演员量身定做角色的情况——这就保证了项目本身的质量。

影视项目开启选角后,会先在欢瑞内部进行试镜,然后再进行外部选角。在适合角色的原则下,这为欢瑞签约的新人演员提供了在起步期积累和锻炼的机会。

目前,欢瑞旗下共有51位签约艺人。每年,欢瑞会有计划地重点培养几个演员,凭借“以剧带人”的模式推动演员的走红。

演员走红后片酬上涨,同时获得更多出演其他公司剧集的机会;而欢瑞自己的剧集则继续启用自家新人,既有效地控制了制作成本,同时也形成了一个源源不断推出新人的成熟运转机制,避免了经纪收入与制作成本相互掣肘的尴尬。

剧集形成系列化,

不同题材探索年轻态表达

从选角到内容,欢瑞世纪都深谙年轻受众的喜好。而这种对市场的精准把握,并不意味着永远稳妥地做出意料之中的选择,有时甚至可能是看似冒险的一些决策。

市面上都流传着“女性观众喜欢没有攻击性的女主角”这条定律,但在景甜出演《大唐荣耀》之前,有谁能把她和“没有攻击性”联想起来?

“电影里的女孩不需要可爱,要凌厉、要冷艳……是有距离感的。”钟君艳认为这是景甜过往形象的形成原因。“但是我们和她接触过以后,发现了她可爱温柔的邻家女孩这一面,然后就把这一面挖掘出来。”

后来《大唐荣耀》霸屏,观众们不仅嚷着要做任嘉伦的“广平王妃”,也重新认识了景甜。她从新闻和电影银幕上那个神秘模糊的形象走出来,口碑迅速转好,达成了电视剧和演员的互相成就。

在《听雪楼》的选角中,则体现了欢瑞对年轻男性观众偏好的洞察。作为一部武侠剧,尽管《听雪楼》以女性视角展开,但男性观众也是其不可忽视的受众群体。

最终饰演女主角舒靖容的袁冰妍,一方面其外形符合女性对女主角亲和力的期待,另一方面也在去年的热播剧《将夜》,凭借纯净勇敢的莫山山一角积累了大量的男性粉丝。

在欢瑞剧集中,对年轻演员甚至新人的启用屡见不鲜,这不仅有利于公司艺人的培养,也迎合了年轻观众喜欢看新鲜面孔的趋势。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年轻演员挑大梁的电视剧中,也不乏老戏骨和中生代演员的助力。

钟君艳谈到在《麻雀》中饰演毕忠良的张鲁一,其实当时已经在很多戏中担任男主角,但钟君艳还是说服了张鲁一来出演《麻雀》。“像这种国民向或者偏男性向的剧集,我们确实是需要演技好的中生代演员来提高质感。包括像《大唐荣耀》,我们也会加进去很多正剧的演员,因为历史需要厚重感。”

在待播剧集中,《江山纪》有陈宝国、张丰毅,《天下长安》有张涵予、李雪健……欢瑞善用“新人演员+老戏骨”的组合牌,既能够迅速提高年轻演员的戏感,也兼顾了年轻观众对新鲜面孔和剧集质感的双重需求。

由于古装剧易出爆款、市场声量大,欢瑞世纪常常给人留下“擅长古装剧”的刻板印象。但回顾过去的这些项目就会发现,欢瑞在不同题材上都做出了年轻态表达的探索,如盗墓题材的《盗墓笔记》,青春谍战题材的《麻雀》、都市言情题材的《胜女的代价》等。

对于这些通过尝试已经获得市场认可的题材,欢瑞继续投入制作:今年暑期,预计《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盗墓笔记之秦岭神树》、《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将会陆续上线;青春谍战剧《秋蝉》、《隐秘而伟大》也会和观众见面。同时,欢瑞已经开机了高希希导演、蒋雯丽主演的反映基层干部生活的剧集《权与利》,下半年将要拍摄《永不瞑目》、《十年一品温如言》等,青春谍战系列第三部也计划在暑假开机。

为了夯实在优势题材上的经验,未来欢瑞世纪将会重点推出四大系列,继续生产精品化内容。

其中,探险系列包括《盗墓笔记》系列作品,与大神级作家定制独立世界观的小说的合作也在进行中;神话新编系列已经播出了改编自《白蛇传》的《天乩之白蛇传说》,脱胎于《封神演义》的《封神之天启》待播,对《宝莲灯》、《镜花缘》的改编也提上了日程;东方仙侠系列则有《古剑奇谭》、《青云志》等珠玉在前,以及正在拍摄中的《琉璃美人煞》。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四大系列中的最后一个系列:天目危机软科幻系列。自《流浪地球》爆红后,科幻就成了影视行业的新热词。钟君艳认为,中国的电视剧观众对于软科幻的接受程度相对更高,因此从这个系列也是从软科幻入手。

目前,第一部《天目危机》已经拍摄完成,讲述的是人类用潜意识与犯罪分子斗争的故事,这是中国电视剧此前尚未涉及的题材领域。而钟君艳向小娱透露,《天目危机》除了题材上的创新,也会在播出形式上做出全新的尝试。

揭开重重舆论的面纱,欢瑞世纪不止“古装”,也不止“制作”,而是一家在项目题材上涉猎广泛不断深挖、在影视制作和艺人经纪等多项业务之间平衡穿梭的成熟公司。剧集与市场喜好打通,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打通——这或许,就是欢瑞世纪在寒冬中仍然健康生长的秘诀所在。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