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股票 > 个股 >

券商多渠道补给:741亿“弹药”待落地 承接公开增发项目

2018-11-30 10:23:32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券商“自救”

2018年对于券商而言是异常艰难的一年,根据中证协发布的131家证券公司前三季度经营数据,全行业盈利规模大约只有2016年前三季度的一半,10月份的月度经营数据也持续惨淡,今年全年业绩下滑几成定局。在此背景下,券商开始多种手段“自救”。“补血”方面,至11月29日,40家上市券商今年通过定增、可转债、短融、次级债、非公开公司债等方式已经融资1940亿。另外,在待发行中,有4家上市券商计划定增合计580亿,另有4家计划发行可转债合计161亿,这就意味着待落地资金达741亿。在新业务开发方面,已经“销声匿迹”四年之久的公开增发重出江湖,在业绩压力的倒逼之下,券商开始承接需要余额包销的公开增发项目。

要是冬天已经来了,春日怎会遥远?

随着再融资新政“解绑”,定增预案骤增。11月28日国信证券发布150亿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成为今年以来第4家实施定增的券商。

券商“补血”诉求再度进入市场视线中。广发证券150亿定增预案在本月13日获得证监会批文,9天后(22日)申万宏源180亿公司债亦拿到“准生证”。市场人士认为,随着再融资监管放开,上市券商融资效率将会进一步提升。

从募资用途来看,除资本中介业务以外,FICC、全资子公司成为券商融资投放的另一重点。

股票融资环境好转

11月28日国信证券公告定增预案,计划发行股数不超过16.4亿股,募资不超过150亿元。Wind数据显示,该笔募资规模在11月新增定增预案中排名第一。

11月29日,深圳一名券商投行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时点适合发定增,“一方面再融资新政出台,解决上市公司融资难的问题;另一方面目前二级市场处在低位区间,下行空间有限,发行风险相对较小。”他说。

其所指的再融资新政,具体为11月9日证监会发布的《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其中提到,允许定增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债务。允许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不受18个月融资间隔限制,但相应间隔原则上不得少于6个月。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Wind数据进行统计,截至11月26日,11月共有40家公司新披露定增预案,环比10月30家出现快速增长。

在此之前,由于股票融资环境不友好,今年以来券商定增处境尴尬。

受再融资18个月窗口指导影响,国元证券在2017年10月完成42亿规模的定增,今年公司“转道”可转债,发行60亿。

市场因素影响更大,由于二级市场连连下跌,定增发行风险上升。申万宏源今年1月发出120亿定增,目前已经出现破发。华泰证券在8月发行百亿定增,吸引阿里巴巴、苏宁易购等明星企业入局,但实际上募资142.08亿,距离目标255.10亿元而言,完成率只有56%。

此外,海通证券与广发证券也在上半年推出定增方案,但券商股今年行情整体走低,两家券商股价已经破净。

同样,受市况拖累的还有东吴证券。公司在8月终止配股计划,该计划跨度一年,最终因“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而放弃。

前述投行人士表示,尽管目前市场处于低位,但较为震荡,定增发行仍有难度。“为了降低发行风险,首先要确定定增发行对象,比如保证控股股东能锁定一部分。”他说。

国信证券定增方案显示,股东“保驾”发行。公司拟向包括深投控、云南合和、华润信托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其中作为第一大股东——深投控,拟认购比例不低于定增股票总数的33.53%;第二大股东云南合和拟认购不低于16.77%,第三大股东华润信托则1%。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地位不受影响。这就意味着,三大股东合计认购至少51.3%。同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会发生变更。

多渠道“补血”

除了定增以外,券商还选择可转债、公司债、次级债、短融等方式补充资本金,再融资需求不减,多渠道“补血”。

申万宏源继1月发行120亿定增以后,又一单融资即将落地,11月22日180亿规模公司债获得证监会批复。

中信证券今年虽未进行股权融资,但公司今年以来已进行10次短融,累计已经融资360亿。此外还发行非公开公司债合计70亿。而国泰君安5次短融,合计募资165亿。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9日,40家上市券商今年通过定增、可转债、短融、次级债、非公开公司债等方式已经融资1940亿。

另外,在待发行中,有4家上市券商计划定增合计580亿,另有4家计划发行可转债合计161亿,这就意味着待落地资金达741亿。

融资欲旺盛的背后,是券商补充“弹药”,及时发力业务,加快转型和提升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继续大力发展资本中介业务以外,如今多家证券公司还加大对FICC的投资规模,以及增资全资子公司。

以国信证券为例,公司本轮定增共有五大募投项目,除偿债以及营运资金外,在业务投放上,投资与交易业务拟投入金额最大,达到60亿;资本中介业务与增资全资子公司分别投入25亿、23亿。

公司表示,在投资交易业务中,固定收益类业务将着力打造FICC业务链;私募基金类业务将注重提升投资能力,扩大管理规模。

据了解,FICC业务是金融创新和风险管理的重要工具,关乎到战略性资源的国际定价和人民币国际化。但目前,证券公司FICC业务主要集中在固定收益业务领域,外汇业务和商品业务还有待发展。

在全资子公司投放中,国信证券计划对国信期货增资14亿,主要投资于种子基金和资管业务以及开展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等;对国信香港增资9亿,主要用于补充经纪业务资本金,支持“一带一路”相关债券和股本融资项目承销的资本金,扩大保证金业务规模及信息系统建设投入等方面。

华南一名券商非银分析师表示,从近年来利润分布来看,有券商的期货子公司表现突出,贡献较多利润。而境外子公司业绩分化较大,部分券商海外业务亏损。“尽管如此,随着互联互通获越来越多投资者认可以及内地企业到海外上市,券商海外业务的重要性逐渐凸显。”此外,资管子公司与私募基金子公司亦需要资本金的补充,以进一步扩大资管和投资的规模。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