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头条 >

交设股份筹划国有股定增 股东异议浮水

2018-12-06 14:13:5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参与评论()人

停牌许久的交设股份(872665.OC)再次面临新的变数。

12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甘肃省交通厅人士处独家获悉,为追加国有股比例,交设股份会同甘肃省交通厅、国资委等多家主管部门商议,考虑向甘肃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交建集团)定向增发超过10%的股份的可能性,一位接近交设股份人士亦向记者证实了这一信息。

在前述接近交设股份人士看来,大股东的这一单边举措有可能对中小股东的权益带来摊薄,不过截至记者截稿前,交设股份并未就此信息发布公告。

事实上,交设股份大股东甘肃省交通厅与中小股东之间的分歧由来已久——此前交设股份尝试摘牌却在股东会上被否,另据记者此前报道,交设股份此前的停牌也与交通厅对其改制时的员工持股运作有关。

国有股比例的追加在望、来自上级部门的评估审计等问题的叠加,无疑将促使交设股份陷入更长的停牌期。

谋求绝对控制?

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报道交设股份卷入省交通厅对其开展的内部审计评估后(详见本报2018年10月18日报道《交设股份漫长停牌调查:12年前职工持股恐遇变数》),作为交通厅的大股东似乎正在对其筹划新的运作。

上述两位人士并未告知超过10%的股份属于发行前比例还是发行后比例以及增发价格。

据Wind数据显示,甘肃省交通厅对交设股份的持股比例为23.60%,其余248名股东均为自然人股东,多位员工持股计划时入股;若交设股份向交建集团定增10%股份(按发行后计算),则交通厅与交建集团将合计持有交设股份将达31.23%。

不过按照消息人士透露,这一定增的目的是让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33.71%。按照这一数据反推,定增比例可能会超过10%。

值得一提的是,交设股份最新的停牌公告也流露出相关信号。

“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上述关于可能涉及公司股权结构调整的事项仍在向有关部门进行政策咨询和方案论证,需要进一步征询相关部门的意见,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待停牌事项消除后,公司将及时申请复牌。”交设股份12月1日表示,暂定恢复转让的最晚时间为12月12日。

“因为会考虑增发事项,所以12月份可能还会继续停牌。”前述接近交设股份人士坦言。

另一项备受关注的则是交设股份的增发价格,在分析人士看来,由于交设股份挂牌新三板后并未出现可供参考的公允成交价,因此大概率会采取净资产或第三方资产评估等方式定价。

“新三板市场的估值肯定没法跟主板估值对标,如果没有市场交易,很有可能按照每股净资产或者聘请第三方评估公司来定价。”北京一家中型券商交通运输行业分析师表示,“但考虑到参与定增人是国有企业,通常这个定价不会太高。”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截稿前交设股份并未就筹划向交建集团增发股份事项进行公告或信披;而记者向一位交设股份人士求证此事时,该人士也表示对此不知情。

股东异议浮水

潜在筹划的股份定增背后,或许是交设股份股东间矛盾的激化,此前的摘牌被否事件正是这种猜测的佐证。

今年5月25日,刚刚才完成挂牌2个月左右的交设股份就发布公告拟申请终止转让,但该方案最终因在股东会上遭遇否决而流产。

“因为国有大股东的比例只有20%多,所以在股东会上难以对相关决议构成直接影响。”前述分析师指出。

而该事件发生后,今年10月,甘肃省交通厅委托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对交设股份展开追溯性资产评估并出具相应的评估报告,反映其截至2006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市场价值,评估报告的拟出具时间为10月20日。

公开资料显示,交设股份的改制最早起于2003年,但在2007年进行了一次仅有职工股东参与的增资,同期国有股及院工会委员会持股并未同比例增加。

交设股份公转书也坦言,“本次增资没有履行评估程序,存在瑕疵。”但其同时表示相关增资已获得彼时甘肃省交通厅的同意;而为解决该问题,交设股份自然人股东已对相关出资额进行了补缴。

在前述接近交设股份人士看来,无论是对历史问题进行追溯审计,还是对交设股份进行国有股增资的筹划,都隐含了甘肃省交通厅试图强化对交设股份控制的愿望。

“一会儿说员工持股问题,一会儿又要国有股增资。”前述接近甘肃省交通厅人士坦言,“主要矛盾的导火索应该还是新三板摘牌的提案在股东会上被否,大股东感觉自己失去了控制力。”

关键词: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