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 >

彭迦信:理想主义者的现实战役

2020-01-14 17:59:56  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评论()人

他和他带领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搭建框架

重构生态,助力中国音乐从荒芜到新生

彭迦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1996年进入互联网行业,2008年加入腾讯,2016年7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式成立,彭迦信出任CEO。他带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于2018年12月登陆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音乐第一股”。

获奖理由:在中国音乐产业的数字化浪潮下,他以战略眼光和坚定信心,突破困境与重围,致力于中国数字音乐正版化建设和音乐消费市场的培育, 在为用户提供便捷且多元化的音乐体验的同时,也为音乐制作方和创作者提供了巨大的价值。他执掌的企业于2018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音乐第一股”。在乐迷更加走向成熟和分众、更加注重现场与社交的大环境之下,他带领团队,开启了音乐产业战略的新征程。

12月8日,澳门金光综艺馆。舞台上,数道光从上落下,交融碰撞成流光溢彩;舞台下,不同颜色的应援灯牌交相辉映,观众们对喜爱歌手的呼喊声一浪盖过一浪,这是首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的现场。

有一位观众安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的心境可能跟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是彭迦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首席执行官,也是这场庞大盛典的幕后推手。

这一切是他和团队多年努力的结果,足以令他欣慰,但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更加冷静。在看不到的地方,彭迦信展现了待人接物时周到的另一面。演出开始前,他来到后台和每位参演歌手握手,对每个人说一声“加油”;一周后的北京,他带着感冒后有些沙哑的声音登台领奖,只是想对支持他的人说声“谢谢”。周到、礼貌、注重大局且不失细节,这就是他为人处世的原则。在同事眼中, Cussion(彭迦信英文名)包容、温和、细致;而作为领导者,他理性、务实、面向目标从不退缩。

中国乐迷们走过了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从盗版磁带到打口CD,从混乱的MP3下载到在线音乐付费,彭迦信亲历并见证了这一切,也坚定地重塑着这段历史。某种程度上,他和他带领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 搭建框架,重构生态,助力中国音乐从荒芜到新生——让版权变得清晰、让音乐价值回归、让音乐人可以有尊严地创作,让音乐重回青年人的文化生活,也让世界开始尊敬中国庞大的音乐市场。

免费到有价:重塑历史

某种程度上,音乐是最普世的艺术,它不需要语言,只凭借旋律与节奏就能让不同文化的人们明白声音背后的悲喜。中国流行音乐史起始于一段特殊的时期,人们通过偷偷转录认识了一个叫做邓丽君的歌手,那是一代年轻人第一次在音乐中听到温柔缱绻。此后,中国的改革开放突飞猛进,大量音乐被引入,打口CD和磁带滋养了乐迷们的耳朵,是一代中国乐迷的启蒙;以滚石、飞碟为代表的唱片公司开启了华语乐坛的新时代,崔健卷起裤脚登上工体, 1994年红磡“中国火”摇滚乐势力现场成为无数人心中不灭的记忆。人们开始购买9.8元一盒的磁带和几十元一盘的CD,天王巨星成为每一个青春期孩子的偶像……

彭迦信的听歌记忆和习惯就来自于那个磁带和 CD的时代,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听音乐极具仪式感的时代,磁带中的歌曲必须一首一首按顺序去听,歌词印刷出来,旁边还有所有乐手的名字。一首首歌听下来,人们似乎在和其中的每一个人聊天。年轻的彭迦信和其他所有普通乐迷一样,发自内心地崇敬音乐人。

21世纪来临,互联网改写了一切,国内网站出现大量免费MP3下载,在那之后的十几年间,唱片工业一步步下滑,无论乐手或者乐迷,所有人都陷入茫然,大家来到了一个混乱的免费时代。音乐,似乎变得没有价值,磁带和CD上的价格标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电脑屏幕上的下载按钮。

但与此同时,一些改变也在暗处发生,只是多数人无从见证。2001年,大洋彼岸的苹果公司推出了iTunes在线音乐商店,2003年到2005年之间,以 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为代表的第一批中国数字音乐流媒体产品,也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应运而生。世界音乐产业至此开始走向另外的方向。

在北美生活过的彭迦信早早看到了这样的趋势。当年在加拿大读大学时,彭迦信同时主修数学、资讯系统与商业管理,是那种“很喜欢问问题”的跨学科学子。他毕业后曾在电讯盈科工作,1996年起开始负责互联网项目,这让他明白也相信互联网的力量。2008年初,他正式加盟腾讯,2013年获任命为公司副总裁,曾先后参与腾讯游戏,腾讯电商,社交网络等业务的产品,运营和市场营销等工作。

2014年,彭迦信负责腾讯数字音乐业务,开始坚持推进数字音乐的正版化商业进程。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决定。彼时,极少有人相信,中国乐迷可以养成在线为正版付费的习惯,更多人对这个市场垂头丧气。彭迦信在巨大的偏见与阻力中,开始了一场看似不可能的尝试。

2014年12月,周杰伦的经纪公司杰威尔音乐与QQ音乐合作推出了他的首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销量接近20万张,如今看来并不算高的销量在当年已经算是奇迹般的数字。这坚定了彭迦信的信心,也照亮了市场的未来。2015年,伴随国家版权局“最严版权令”出台,数字音乐版权持续十几年的混乱状况终告结束。

回头去看,彭迦信当年进行的是一场颇具理想主义的战役,但他的坚持源于他自己对互联网、对音乐市场的清醒认识。他相信,科技和互联网可以为音乐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艺术家无法获得合理的回报,行业就很难发展。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中国音乐市场终于度过了“免费”的阵痛,重新找回了“价值”。而对创作者而言,价值意味着尊严。

2016 年 7 月,腾讯将QQ音乐业务与CMC(酷狗音乐、酷我音乐) 合并,单独成立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彭迦信担任集团CEO,开始用他的风格掌舵这艘融合了多家特色品牌的“大船”。集合了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种不同风格的基因,彭迦信在管理上采取了兼容并包的方式,保持各自独立运营,同时让它们依靠一致的企业文化共同发展,并最大化协同效应。

与此同时,音乐社交也成为彭迦信考量的重点,他对全民K歌颇感兴趣,唱完一首歌立刻发布到朋友圈,朋友间可以点赞,也可以与其他用户合唱的方式成为年轻人社交的新选择。逐渐的,彭迦信掌舵的这条音乐航船变成了一艘巨轮,“在线音乐+社交娱乐”双引擎的TME能够持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音乐内容和更多元的音乐体验,用户则可以在TME“发现、听、唱、看、演出以及社交”六大场景中获得各方面需求的满足。

2018年12月12日是中国数字音乐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这天,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音乐第一股”,市值超200亿美元,位居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前十,与全球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比肩。

敲钟仪式当天,彭迦信满怀信心地致辞:“我们骄傲地看到,行业已然形成了一个健康的发展生态,音乐创作蓬勃,优秀的音乐作品能够在更良好的环境里生长。在全球市场上,中国音乐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位置并稳步前行,受到越来越多的瞩目和认可。”

外界只看到彭迦信在上市仪式上的澎湃发言,但极少有人懂得他多年来付出的艰辛。他和团队扭转了无数乐迷的消费习惯,重塑了市场信心,让乐迷和创作者更直接地发生关联。2019年TME最新财报显示,其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已达到3540万,同比增长42.2%,是历史最大净增长数据。

2019年9月,在新加坡举办的Music Matters亚太音乐论坛上,彭迦信公布了 “CTS战略”,即通过内容共创、新声扶持、内容增值,构建多元内容生态;通过AI工程、产品研发、影音技术,让科技赋能音乐;通过产品生态、音乐“智”联,打造让服务无处不在的“无处不乐”。

从“正版化”到“双引擎”再到“CTS”,彭迦信一步一步努力实现了曾经的梦想,甚至又让梦想衍生出更多的可能。

人心与记忆:理想主义的温度

数学专业,跨学科人才,技术出身,互联网精英,很多人觉得,这些符号组合之下的彭迦信注定是理性技术派,但他在用强大理性完成了市场重塑之后,反而愈发显露出文艺范儿。他热爱且喜欢钻研技术,但同时他不认为技术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案,也不认为人工智能在音乐领域能够替代人心的温度。“整个社会对好音乐的评价没有改变。如果能打动你,它就是好的音乐。”彭迦信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言谈间,他仿佛又回到了Beyond乐迷的那个年纪。彭迦信是一个有音乐情怀的人,他一直在清醒地逆流而上,当所有人都在指责互联网破坏了音乐市场时,他选择用互联网拯救音乐,而当所有人都在首肯AI时,他却要求团队在拥抱AI技术的同时,最终要回到人心的尺度。

人们与音乐的关系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中国传媒大学项目组《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音频流媒体使用率达89%,数字音乐平台、移动K歌、短视频、泛娱乐直播成为数字音乐娱乐体验的主战场。中国音乐演艺市场总规模为182.21亿元,其中大型演唱会、音乐节票房收入就占到39.85亿元。

娱乐、流量、话题……在这个时代,一切都显得稍纵即逝,包括音乐。你方唱罢我登场,一首歌传唱三五天,转瞬被人遗忘,这几乎是当下最典型的征兆。但是,彭迦信依然相信,情怀和记忆才是音乐最不可或缺的根基。他用周杰伦、张艺兴、李宇春等众多华语歌手在平台上取得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判断,也持续帮助成长中的歌手逐步找到属于每个人的独特定位,让他们找到音乐共鸣的方式,从而收获稳定乐迷群体。

2019年9月16日23点,周杰伦的最新单曲《说好不哭》在TME全平台上线,仅两周累计销量超过1000万张,发布后10天,这首歌在全民K歌就有超过1200多万的录唱量。歌迷们的反应只有直白的三个字“听哭了”。

彭迦信欣慰地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问题,他明白,所有歌迷都与自己一样,注定会被柔软的记忆打动。“这首歌会让大家回想起那些在学校的日子,这就是音乐记忆的魔力。”他轻声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知道,这种记忆的延续,必须依靠持续不断扶持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原创音乐来完成。而且总有一天,这些音乐会走向世界。

基于此,TME在2017年7月推出“腾讯音乐人计划”,举全平台之力鼓励原创;2019年12月12日集团上市一周年之际,推出“亿元激励计划”,大幅提高入驻音乐人的收入分成比例,鼓励音乐人充分释放创作才能,也助力音乐人实现收益增长。

彭迦信在TME上市敲钟时的期望没有落空,中国音乐产业正在走向世界。与索尼音乐共创国际电子音乐厂牌Liquid State,打造中西方音乐文化交流舞台;海外版“全民K歌”WeSing App在菲律宾Google Play以及相关应用市场上连续两个季度排名第一;拥有3500万丰富的全球级曲库资源,成为全球唯一盈利的音乐互联网公司。

不仅助力产业的发展,彭迦信也关注音乐对社会的价值与贡献。2018年TME推出“腾讯音乐公益计划”,围绕“音乐关爱、文化传承、音乐教育”三大战略,建设“音乐公益开放平台”,发挥音乐更广泛的社会价值。

很多人说TME是中国在线音乐娱乐服务的领航者,但彭迦信更希望它是“开拓者”,这不只是谦辞,因为他明白,更大的梦想需要联合其他同行一起共同实现。这位在同事口中“温润如玉”的CEO,内心还是坚持着当年的那份理想。

中国新闻周刊 /仇广宇

关键词:

相关报道: